第327章 奕总,这就是你的夜之盛宴
作者:莫颜汐 更新:2019-09-24

这晚上可难过了。

小早早饿了就要吃,醒了就要尿,一泡尿能装满一个尿片。季沫不忍心让他兜着满尿片的尿睡觉,于是也换得勤,一尿就换,这晚上就根本没睡成。

奕景宸第一晚还好说,第二晚、第三晚就受不住了。

伺候季沫还行,但这臭小子又是屎,又是尿,不然就哇哇地哭给他看,闹得他根本睡不了。

“那你去客房吧。鳏”

季沫打着哈欠,把刚喂过的小早早放回婴儿床,疲惫地躺回了被子里。

这个月孩子在恒温箱,她还没有尝到新妈妈们说的累。现在才回家三天,她的新鲜感就开始随着这日夜不歇而消退了砦。

“算了,你一个人怎么照顾他。”奕景宸看了看小早早,躺到了季沫身边。

这也是他没想像到的,孩子不是抱回来,几顿一喝,其余时间都只是用来睡吗?为什么晚上会醒这么多回?是不是他的儿子因为早产不健康?

还没等他想明白这件事,小早早又哭了。

这回是拉

粑了。

尿片一打开,熏得奕景宸差点没吐,而且那颜色实在过于刺目!

“去丢掉。”季沫也捂鼻子,愁眉皱脸地指挥他。

“……”他一伸手,两根手指触到了那黄颜色,顿时让他有肿刻把所有黄颜色的食物全都拉入黑名单的冲动。

“哈哈……”季沫抱着早早笑,早早睁睁眼睛,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小夫妻,小嘴巴嘟了嘟,挥着小手拍到了奕景宸的胳膊上,呜呜咽咽哇地叫他。

“哎……这小东西,怎么这么磨人。”

他叹了口气,捏着鼻子,把尿片丢掉,端来水,让季沫给小早早洗干净小屁

屁,换好新尿片。

这样反复折腾,奕景宸觉得不用一个月,他一个星期就能崩溃了。

“奕景宸,好累。”季沫也哀哀地叫了起来。

为人父母,原来是这么一件累人的事,不是简单地给他丰衣足食就行的。

从小早早提前来到这世间的第一天起,两个人的神经就是紧绷着的。好不容易等到他健康出院了,但是等着小夫妻的,还是紧张。这么小的东西,就算他是闭着眼睛睡得香甜,小夫妻还是会忍不住俯过去,听听他的呼吸声,确定他安然无恙……

“明天,换护理吧。”奕景宸和她商量。

“可我还是得自己喂他啊,而且我想自己带他。”季沫在他怀里拱了拱,无奈地说道。

奕景宸想了会儿,也只能无奈地点头。

过了会儿,他突然很庆幸,幸亏前儿提前挖了矿,不然照这情形看,他非得活活憋成千年老乌龟。

————————————分界线————————————

满月酒就在麋鹿岛。

奕家反正来人了,商会也来了人,酒店业的同行中,有些身份的也赶来道贺。

伊莎贝拉和安心是结伴来的。

伊莎贝拉平常就穿得随

性,今天也是一身水蓝色的毛衫加长裤,外罩一件羊绒短大衣,精干利落。

安心就不一样了,粉色的长羊绒外套,里面是及膝小礼服裙,狐狸毛踝靴。珍珠首饰全套,小巧精致,季沫一眼就认出是出自伊莎贝拉的珠宝店。

“奕景宸,季沫。”

伊莎贝拉大步过来,伸着柔软的手臂拥抱二人。先抱奕景宸,再抱季沫,都行了亲吻脸颊的礼节。

“礼物。”她递上一只小盒子,笑着说:“我问了,这叫入乡随俗。”

季沫打开看,是一个镶着水晶的小夜灯。

“请坐。”季沫笑着请她坐下,转头看时,安心正搂着奕景宸一只手臂,踮着脚尖在他耳边说话。

奕景宸皱了皱眉,扭头看看安心,推开了安心的手。二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安心又笑了起来。

“安心,过来坐。”季沫主动过去,客人不理女主人,女主人还是要有点风度的。

安心这才对她笑了笑,拿出了礼物,是个奢侈品牌,一件估计要三岁才能穿的小麂皮外套。

“对了,我来的时候遇到了樊依的儿子,他一个人在街上走,我叫他,他也不理。看上去很可怜呢。”安心坐下了,拧着眉头,小声说道。

“他还在这里念书吗?”季沫很惊讶,怎么没有人告诉过她?

“我让景宸把小晨接过来了,跟着他妈能学什么好。”奕鸿接过话,摇了摇头,“好好的小孙子,就被樊依养成了那样古怪的性子,现在冷漠孤僻,谁也不理。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他,帮帮他。”

“那他来了吗?”季沫往四周张望,没看到小晨的身影。

“伯伯,樊依也挺可怜的呀。”安心推了推奕鸿的肩,小声撒娇,“她那也算是为爱痴狂。”

“痴可以,狂就不行。”伊莎

贝拉摇了摇食指,笑着说道。

“对。”安心点点头,拿起了饮料,不再出声。

“季姐姐,”洛泠兮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季沫扭头一看,洛泠兮拎着好几个大袋子,笑着朝她跑过来了。

“泠兮。”季沫起身过去,从她手里接过了袋子。

“看请柬才知道是男宝宝,全是重新买的,你看看,”她拉开袋子,眉开眼笑地说:“恭喜你生了儿子,生儿子是好事,不要[热,门.小'説。 网]生丫头。”

“你还重男轻女呀?”季沫好笑地说道。

“季姐姐你不懂,生了女儿,她以后就得受你现在受的苦呀,生孩子还要在肚子上割一刀,想一想,就好痛好痛。所以还是不要生女儿,让女儿今后受这样的苦了……对了,东来哥哥呢?”洛泠兮扭头看向旁边,在人群里找尹东来的身影。

“他和妍琳姐,还有小妞妞在一起吧。”季沫提醒她。

“我知道……这是给小妞妞的。”洛泠兮笑了笑,把一个大盒子递给了季沫。

“什么好东西。”季沫作势要打开。

“和早早是一样的啦,是一对儿,机器人。”洛泠兮笑嘻嘻地挽住她的手臂,上下打量她,小声说:“季姐姐,看样子我们真的做不了一家人了。”

“我们是朋友呀。”季沫微笑着说道。

“嗯。”洛泠兮用力点头,左右看了看,趴到她耳边小声说:“哥哥让我恭喜你,他就不来了。其实哥哥很想来看你的,但是怕你不高兴。”

“替我谢谢你哥哥,等下带蛋糕回去给他吃。”季沫赶紧岔开话题,把这小话唠摁着坐下。

“姐姐,你也要坐这里。”洛泠兮朝季沫招手。

安心正朝洛泠兮看,一脸打量探究。

这种女人就是这样,但凡遇上比她年轻漂亮的女人,就会迅速在心里把对方列为敌人。

“两位姐姐好。”洛泠兮见二人正看自己,连忙向二人打招呼。

“嗨。”伊莎贝拉笑着点了点头。

安心也笑,带着嘲讽地味地瞟了一眼洛泠兮,扭开了头。

这时台上一阵热闹,奕鸿和季长海抱着小早早出来了。

“哇,小早早来了。”洛泠兮跳起来,好奇地伸长脖子看。

“小姐你懂不懂礼仪?”安心立刻就说道。

“对不起。”洛泠兮吐了吐舌头,连忙坐了下来,不好意思地说:“我和季姐姐是好朋友,所以很关心她的小宝宝。”

“哼……”安心扭开头,看向台上。

季沫和奕景宸也过去了,抱着小早早向大家道谢。

“奕姐夫抱孩子的姿势也很帅呢。”洛泠兮又开始说话了,连珠炮似地称赞他们夫妻两个。

“你好吵。”安心不耐心地责备道。

洛泠兮又吐了吐舌头,捂住了嘴。

奕景宸和季沫抱着孩子过来敬酒了。

“季姐姐,让我看看小baby。”洛泠兮跳起来,兴奋地要抱小早早。

“小心点。”季沫把孩子给她,伸着双臂,小心地护在孩子下面。

“姐姐你放心,我很会抱孩子的。”洛泠兮好奇地看着小早早的脸,嘻嘻地笑道:“一点都不像奕姐夫,像季姐姐。取名字了吗?”

“还没定,再想想。”季沫摇了摇头。

“小早早,我是泠兮阿姨。”洛泠兮冲着小早早做鬼脸。

小早早打了个哈欠,兴趣缺缺地闭上了眼睛。

“我抱抱。”安心也伸出手,想抱住孩子。

小早早睁开眼睛看了看她,又打了个哈欠,红润润的小嘴巴张大了,像条小鱼儿。

“他困了,让他睡好了。”季沫把孩子抱回来,没给安心抱孩子的机会。

安心有些不快,看了看她,一屁

股坐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