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莫也之名
作者:血狐 更新:2019-09-24

聂沧海不屑的看了一眼,此刻,那被困之中的黑虎在其内连连咆哮,但却没有丝毫作用。中年男子的面色,第一次变了,他收起轻蔑之意,而是脸露凝重,盯着聂沧海,沉声说道:“你是谁的弟子?”在他看来,能具备如此法宝之人,定然有着极深的背景,否则的话,不可能区区一个太上天后期之人,居然能有这等宝贝。同时,他心底也不由自主的升起一丝贪念。聂沧海目光闪动,禁幡的威力,不枉他为此受天劫侵害,这还仅仅是复合属性的禁幡,若是单一属性,那威力定然会倍增。他冷冷的看了这中年男子一眼,此时时机不恰,刚才指挥禁幡时,体内灵力就有些不稳,体内三处凝炼而成的金丹的大小,又缩减了一圈,如果继续下去,那么用不了多久,他便会金丹碎裂,到时候恐怕全身穴窍便要归墟,到了哪个时候,后果真的不看摄像。尽管如此,聂沧海却是面色阴沉,冷声道:“家师莫也!”中年男子面色一怔,仔细看了聂沧海几眼,心底冷笑,他才不信对方是莫也老魔的弟子,要知道莫也老魔二百年前消失在乱葬岗,此事这二百年来闹的沸沸扬扬。他正要说话,但双眼蓦然猛地睁大,盯着聂沧海手中之物,只见在聂沧海手中,多了一个储物袋,此袋上面,清晰的绣着一个古色淡然的“莫”字。聂沧海右手一晃,储物袋消失。他看了中年男子一眼,从其表情上可以看出,此人认识这个储物袋,最起码,此人应该听说过。聂沧海身子慢慢后退,他双手法诀一换,顿时夹着禁幡,迅速疾驰退走,一直到退出百丈之后,他右出一道禁制,顿时禁幡内的困着的那只黑虎,被放了出来。在这一瞬间,聂沧海速度展开,远远的消失无影。中年男子面色阴沉的盯着聂沧海消失的方向,几次欲起步追去,但最终却是生生止住,先不说那储物袋,仅仅是此人的那杆旗帜的法宝,就颇为让他忌惮,而且看此人样子,应该是没有尽全力,虽说他有自信,以自己元婴圣胎初期的修为,杀死一个太上天后期,应该不是很难,但此人手中的法宝,实在太过古怪。这不由的让他心中追击之意为之一缓,另外,那储物袋,他认识,竹有“莫”字的储物袋,如果他没记错,那正是莫也之物。这种事情寻常之人不可能知道,他也是在多年前,莫也来到魔宫时,无意中看到。如此一来,莫也虽说二百年前失踪,但其威名仍在,其门下弟子更是众多,这让他不由得彻底打消追击的念头。聂沧海飞出极远后,连忙收起禁幡,仅仅这么一次快速的战斗,就让他体内灵力消耗剧增,上中下三个丹田宛然依然缩小,按照他的计算,自己必须要快速增加灵力,否则的话,只有死路一条。聂沧海从储物袋内拿出在他的那些分识,此时散开之后,凡是遇到修士,只要元婴圣胎境界之下,便疯狂的一闪而上,杀死之后,取其精丸。时间一点点过去,每当一道神识获得精丸之后,便会立刻飞回聂沧海所在之地,留下精丸后,再次外出。如此一来,原本就混乱的归葬之地,因为频繁的出现杀人事件,变得更为无序,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其中,甚至一些中型门派,也蠢蠢欲动。两天后,聂沧海盘膝坐在禁幡覆盖之地内,他面色极为苍白,体内三处金丹,已经缩减到只有指甲盖大小,修为更是跌降到太上天初期。这几天神识所获得的精丸,他吞下后,全部凝结在体内另外一个位置,他准备在关键时刻,给予那天劫细丝,致命的一击!“神识,收!”聂沧海声音沙哑,艰难的双手掐诀。顿时,无论散及何处的分识,全部通体一震,迅速回归,在归葬还悲鸣之地内,只见一道道黑色电闪,瞬间划过长空,这些闪电的目标,全部指向一个位置。随着一道道黑色闪电钻入禁幡,沉入聂沧海体内,他身体中那蓬勃的灵力团,越来越大,最终当全部神识都重新回归后,聂沧海双眼露出一丝寒芒,他控制着体内的灵力,轰然冲向天劫细丝。三天后,聂沧海所在位置百里之内,被禁幡所包裹的范围内,蓦然间禁幡一动,急剧的缩小,最后化作一杆小旗,落在了从其内走出一个白发人影的手中。聂沧海右手一挥,禁幡收入储物袋内。他此时面色不再苍白,隐约露出一丝血色,三天的时间,他并没能成功把那天劫细丝逼出体外,而是以灵力将其包裹住,暂时的解除了金丹衰败的危机。同时,凭借其所获得的灵力,他再次把金丹壮大,修为不但没有减少,反而略有精进,真正的达到了太上天后期的大圆满假胎境界。若要彻底的驱除这丝天劫细线,聂沧海分析之下,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他的修为,达到了元婴圣胎,如此一来,他便可以施展当年飞天猫储物袋内留下的玉简中,一个叫做传毒导体的神通之术来把这丝天劫细线,传递到别人体内,从而完全解决了这一问题。聂沧海沉默少许,双眼露出果断之色,他闭上双眼遥感魔魂的存在,由于距离太远,他只能感受到对方大致方位,很快,他双目猛地睁开,身子瞬间一动,向着西方疾驰而去。这一次,聂沧海为了加快速度,使用了久久不曾用出的土遁术,如此一来,速度顿时大增,这土遁术,只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消耗灵力极大,这也是在没有解决身体的问题之前,聂沧海不便使用此术的原因。他一路速度飞快,神识中不断地感知魔魂方位,终于在第七天,他来到了成为废墟之地的万恶之城外三千里处,此地,正是他当日与其约定之山峰。他能感觉到,魔魂,就在这里。事实也的确如此,在聂沧海身子一跃冲上山峰顶端的一刻,魔魂顿时从亭子内一闪而出,沉入他的眉心处。与此同时,百千万的身影,出现在亭子之内,他此时看起来颇为狼狈,气息略有不稳。聂沧海身子一送,进了此亭,坐在石椅上,打量对方。百千万苦笑,说道:“道友,百某在此地足足等了你大半个月,若非百某相信道友绝非是那种不守承诺之人,在下早就离开了。”聂沧海脸上露出歉意,说道:“归葬之地发生异变,导致众多修士趁机厮杀,各个门派也参与其中重新瓜分城池,如此一来,在下的行程受阻,让道友久等了。”百千万叹了口气,苦笑道:“罢了,百某在这里,已经杀了不少心怀不轨之人,倒也有所收获,道友,你看我们现在就去那地方如何?”聂沧海站起身子,点头说道:“如此甚好,道友带路。”百千万目光微闪,微笑道:“道友,你我既然达成共识,也算是盟友,不知道道友高姓大名可否相告?”聂沧海看了此人一眼,说道:“聂沧海!”百千万一抱拳,说道:“聂兄,那地方距离此地距离很远,若不嫌弃,就座我的云舟吧!”他说着,右手在储物袋上一拍,顿时一个白色的巨大船舟,出现在半空中。这船舟长约十丈,其上雕刻着各种灵兽图案,在船头上,更是竖立这一个飞禽的雕像,这雕像栩栩如生,看起来颇为传神。百千万身子一动,轻飘飘的落在船内,回头看向聂沧海。聂沧海神识扫了那船舟一眼,发现没有任何异常之后,脚下一踏,便站在了船上。百千万双手交错,打出一道灵诀,印在了船头那飞禽雕像内,顿时船舟一颤,迅速向前行驶而去。这船舟的速度比之飞剑要慢上一丝,但却不用灵力催动,倒也颇为省事,聂沧海站在船上,只见一道薄薄的光幕,笼罩在船体四周,阻隔了外面不断落下,已经维持了大半个月的黑色雨点。天空中时而传来阵阵闷雷,夹杂在雨水之中,甚是感觉沉闷!百千万此时在一旁,徐徐说道:“聂兄,此舟如何?”聂沧海点了点头,赞道:“甚好!”“此舟是在下制作而成,聂兄,百某除了对禁制略有研究之外,最喜之好,当属制器,此物耗费百某数年时间,始才搜集到足够的材料,制作而成。”百千万哈哈一笑,颇为感慨的说道。就在这时,突然天空雷声大作,一道闪电霹雳,从天而降,尽管距离这归葬还盆地极远,但远远看去,仍然可以感觉到那天威般的力量。这种闪电,比之修士法术幻化而出的,要强大数倍,完全不是同阶之物。“百某在归葬之地出生,至今修炼二百余年,但只有在这大半个月的时间,才第一次看到了真正的天空。”百千万抬头望着归葬之地盆地上那一片黑压压的云层,喃喃自语道。聂沧海正要说话,突然双眼一凝,盯着远处天空,只见那里,传来阵阵轰隆之声,紧接着,一只庞大无比的巨大乌龟,缓缓的自天边出现。在那乌龟之上,站着一个老者,他此时指着天空,口中不断地咒骂,阵阵污言秽语,尽管隔着老远,但仍然一字不落的传了过来。“老子戳你个贼天劫,刚才还没说完,现在和你说说,你第三万七千八百六十三条罪状……”聂沧海眉头一皱,他的目光,在远处那老者身下的巨大乌几眼,从其上传出的气息来看,与当年在逆者之地通道中的那条荒兽蛟龙极为相似。另外最重要的,则是这乌龟的样子,与逆者记忆中的某个生物,几乎一摸一样。“玄武!!”百千万双眼猛地睁大,其内瞳孔蓦然收缩了一下,他面色一变,双手迅速变化法诀,打出数道灵光,落在了船头雕像之上。顿时整个船舟,慢慢的掉转了方向,打算从一旁斜绕过去,不与那疯癫的老者碰面。“玄武……”聂沧海盯着那乌龟看了少许,面色一沉,在逆者记忆中,没有玄武这一说法,有的,只是一种叫做天啼兽的生物。兽以灵气为食,其最强的攻击,便是啼吼之鸣,寻常修士,只需听到一声,便立刻会体内灵力瓦解,成为此兽的食物。那正在谩骂的老者,此时从怀里拿出一个脏兮兮的葫芦,狠狠的喝了一大口后,继续骂了起来。对于聂沧海与百千万所乘坐的船舟,看都不看一眼。百千万额头见汗,他小心翼翼的操控着船舟,慢慢从远处绕过老者,一直飞出很远后,他这才松了口气,回头对聂沧海说道:“此人能以荒兽玄武为坐骑,修为定然远非我等想象,看来这次归葬之地异变,引出了不少深藏在此的老怪物。好在他无意为难我等,否则,这一次怕是凶多吉少了。”聂沧海看了百千万一眼,面色阴沉的说道:“未必!”百千万一怔,此时聂沧海右手向前一指,百千万立刻面色微变,只见在聂沧海所所指的方向,居然又出现了刚才所看到的一幕。一个站在乌龟上的老者,抬头破口大骂。百千万沉默少许。口中挤出一句话:“阵法?”聂沧海没有理会百千万。而是来到船头。四下打量一番。他刚才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在船舟调转方向地一刻。好似有一层细微地波动。自那啼兽四只脚上传荡开来。“不是阵法。这是某种禁制!”片刻之后。聂沧海语气平淡地说道。百千万面色微沉。皱着眉头看了看四周。随即苦笑道:“以你我地修为。应该不会引得这位前辈特意布置禁制吧?”聂沧海没有说话。神识暗中留意四周。在他想来。那天啼兽之上地老者。断然不可能平白无故地阻止他们前行。这里面。怕是会有些波折。那老者许是骂累了。再次喝了一大口葫芦里地酒后。一屁股坐下。同时目光一扫。落在了百千万地船舟之上。这老者右手一抓,顿时那船舟,迅速向他飞去,转眼间,便来到十丈开外。百千万连忙一脸恭敬,弯腰说道:“晚辈百千万,拜见前辈。”那老者眼皮一翻,说道:“你认识我?”百千万一怔,连忙说道:“晚辈……”“我不认识你,你怎么会认识我,不认识我,为什么叫我前辈,老子有那么老么……这样吧,我和你说说我三岁那年的事情,等我把这几千年的事情都说完,这样你就认识我了,话说我三岁那年……”这老头一开口,便没完没了,絮絮叨叨说了一大推后,听的百千万一脸呆滞,说不出话来。过了许久,那老头才停了下来,再次喝了一口葫芦里得酒后,那葫芦已然空了,老头嘴角一撇,嘀咕道:“早知道今天要说这么多话,就多准备点酒了,这可倒好,没了,你们两个,跟我去打酒去,半路上我在和你们说说我第七十五岁那年的经历。”百千万脸上一抽搐,他连忙从储物袋拿出几坛水酒,匆匆说道:“前……呃……晚辈这里有酒,您尽管拿去,不用去买了。”老头面色一喜,右手一动,顿时百千万手中坛子立刻消失。聂沧海一直沉默不语,这老者的修为,他根本就看不透,而且他不善与人攀谈,此事交给百千万,最为恰当。而且此人拦截他们,到底所图何事,聂沧海心底一直琢磨,渐渐的,他有了一丝明悟,此事定是与天劫亦或者是近日来他的杀戮有关。当然了,也有可能,这老者所图之人,并非他聂沧海,而是那百千万,但聂沧海从其神态上看,却是隐隐有种感觉,此人拦截他们,怕不是为了百千万,而是为了他聂沧海!老者拍开坛泥,闻了一口后,哈哈笑道:“以悲鸣果酿造的美酒,不错,小家伙你挺合老夫胃口,怎么样,做我徒弟如何?”聂沧海内心一沉,这老者绝不会平白无故说出此话,其后定然必有所指!百千万这一次,算是彻彻底底的怔住了,若说之前此人只是言语絮叨,那么现在,在他看来,这人几乎就是个疯子,哪有这么收徒弟的?他一时之间,仿佛脖子上被人掐住一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许久之后,才苦笑道:“前辈,我……”老者眼皮一翻,说道:“怎么,不乐意?那算了,你,就你了,你做老夫弟子,怎么样?”这老头目光一转,看向聂沧海,似笑非笑的说道。聂沧海目光平静,他之前已然猜到,对方最终必然把事端引到自己身上,于是恭敬的说道:“晚辈已有师门。”“什么门派?”老者脸上笑容依旧,但在聂沧海看来,其眼中却是有了一丝冷意。他内心立刻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这一次,这老者所图之人,正是他聂沧海!“小门小派,说了也不认识。”聂沧海神态如常,依旧恭敬的回答道。老者大有深意的看了聂沧海一眼,笑容更冷,说道:“三天内,连杀上千天士境界的修士,小家伙,你好大的手笔!”此话一出,百千万顿时面色瞬变,他退后几步,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蓦然间看向聂沧海。聂沧海神色如常,但内心却是猛地一跳,在这一刻,他心中转动了无数的念头,从眼前这老者出现后,一直到现在起所说的一切话语,纷纷在其脑中一闪而过,他深吸口气,态度更加恭敬的说道:“晚辈愿拜前辈为师。”老者一怔,盯着聂沧海看了少许后,眼中的冷意,慢慢消散,随后哈哈一笑,右手一挥,顿时打出一道禁制,印在了聂沧海眉心之处,他笑道:“好!你果然聪明,老夫就收你为弟子,你且跟我走吧。”那禁制进入体内后,立刻化作一朵巨大的莲花,以聂沧海经脉为枝干,血管为枝叶,血液为养分,凝聚在他的体内。聂沧海脸上没有露出半点异色,而是沉声说道:“弟子与百道友有约,需要助其完成一件事情,还请师尊宽限几日。”老者目光一凝,投向百千万,百千万内心挣扎少许,随后暗自咬牙,恭敬的点头说道:“前辈,晚辈却是和聂兄有事,还望前辈通融一二。”老者眼皮一翻,说道:“给你一个月时间,一个月后,归葬之地内随意一个城池内的炼器阁,报出老夫萧天之名,到时候老夫必会第一时间知道。”说完,这老头再次看了聂沧海一眼,哈哈一笑,踏着脚下啼兽,从一旁绕过,向着远处飞去,转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百千万沉默少许,颇为忌惮的看了聂沧海一眼,没有询问老者所说任何事情,而是沉声道:“聂兄,我加快船舟的速度,大概两天后,会到达那个地方,有关其内禁制的一切事情,就拜托聂兄了。”聂沧海点了点头,立刻在船尾处盘膝坐下,右手一点眉心,顿时魔魂与第二魔魂纷纷散出,徘徊在四周。与此同时他一拍储物袋,禁幡飞出被他祭起,这一次在他的操控下,禁幡的范围只是把他身子包裹住。紧接着,禁幡化作的黑雾中,透出聂沧海冰冷的声音:“百道友,聂某要闭关两日,劳烦不要打扰。”聂沧海立刻答应,看了一眼后,便收回目光专心驱使舟船,加快其飞行速度。两天后,二人所在的船舟,已然来到了一处荒凉的山脉处,此时百千万平回头看了聂沧海闭关之位一眼,沉吟少许,没有打扰,而是盘膝坐下静静等待。数个时辰后,聂沧海身体外的禁幡蓦然翻滚,急剧收缩,最终化成一杆小旗被聂沧海收入储物袋内。聂沧海的面色有些苍白,老者的莲花禁制,并不是很严密,已然被他破解了一部分,若是想要完全破解,需要一定的时间。只不过这禁制的作用,却是被他在这两天内,了解个透彻,这禁制起到一个定位的作用,其范围聂沧海分析,应该是极其广泛。百千万看到聂沧海从闭关中走出后,立刻站起身子,沉声道:“聂兄,下面就是那处洞府所在。”聂沧海点了点头,向下看了一眼,随后身子蓦然一飘,离开了船舟,飘在半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