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肠寸断(2)
作者:易粉寒 更新:2019-09-24

一瞬间,我已经肝肠寸断。眼泪像绝堤的火,不停地往外流,我不敢哭出声,我怕父母隔着长江都会感觉得到,我捂着脸任泪水湿透我整个掌心。

我们都没有想像中的坚强。面对生活,我们都是弱者,面对情感,我们更是弱者。

我最终还是卖了,卖了一个自以为还公平的价格。在武汉,一家杂志社,1200元。从此以后为这1200元营营役役。

写到这里,小说已经接近尾声了。

大四的校园像一场提前散场的戏,大家都漫不经心地在舞台上走来走去。那个表面鲜活的果子看起来越来越不堪。我写得很憔悴。

我想起一个被我骂过的网友说的一句话,他说,你有一个很糟糕的大学生活。

我想,是的。

糟糕到,我写得想流泪。我妄想着能够用一本薄薄的细密的文字来结束我的大学生活。

小说结束时,大家的归宿也渐渐分晓。郑瞬言考上了北大的研究生。他的帅哥男友,一直到九月都没有找到工作。两个人自然而然地分手了。陈水去了江浙沿海的一个合资企业。苏萧去了南方的大城市。我想她会嫁个有钱人,三年以后就开着宝马雄赳赳气昂昂的杀回武汉,如果真是这样我决定不去见她。

我在这里写这些无聊的文字,并且或许将一辈子与文字打交道。

罗艺林留校。我想她会官运亨通,即使不出卖柔体。

章含烟了无音信。叶离永远不知去向。我们都把她遗忘了。被遗忘的还有刘莎莎。

林立纯果真成了名名记。她去了北京一家非常有名气的报社。

一切的一切归于平静,结局渐渐明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有想象中的狂欢或者悲痛。

我们又回到了素不相识的从前。

彼此只是路过。

相遇,相识,然后告别。

初稿完成于2004年2月5日星期四

写完这个小说,当我再一次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时,除了伤感还是伤感。

迎面而来的,漂亮的女生,白发的先生,骑单车的脸上有痘痘的男生,手牵着手的情侣,结伴而行的小姐妹。所有的一切都扑面而来,我躲闪不过,又转瞬即逝,我无法挽留。

一切都夹杂着校园里独有的气息,绿色的气息,因为,树是绿色,草的绿色,

我们的青春也是绿色的。

如果可以重来,你们是不是和我一样,想重新上一次大学。想好好学习,好好掌握点知识,好好谈一次恋爱,好好的认识几个朋友并且成为一辈子的知己?

时光从来不能够倒流。

所以,重回大学,只能够是梦想,梦想就是只能够在梦里想一想。

还在校园里的朋友,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