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作者:细烟 更新:2019-09-24

  寺庙里烟火鼎盛,朦胧的烟雾中,信众们虔诚的面孔看起来多少有些诡异。段德厚一向对宗教和神秘文化持怀疑态度,不过欣赏一下雕塑也算是不错的消遣。他尽量避过拥挤的人群,顺着院墙的长廊往前走。大殿里供奉的关公像栩栩如生,但让段德厚觉得有种非常不和谐的感觉。塑像的两旁整齐地排列着各路仙家的塑像,段德厚看来看去也叫不出名字,只觉得它们都没有菩萨的祥和,倒是让人心生畏怖。

  转过大殿,往右经过一个圆形拱门,就到了一片较为空旷的地带。小路把这里自然地划分成了几个小的区域,一个是解签的地方,一个是供居士、香客们休息的地方,一个就是供应素斋的地方。此刻时近晌午,浓浓的香味弥漫着这里,混合着香客们烟火的气息,别有一番风味。段德厚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盘算着要是再找不到蔡花和张贵两家人,就直接去吃素斋好了,就是黑子可怜了一点,只能凑合着吃豆腐了。

  “诶,你听说过没有,这里这个解签的师父可厉害了呢!每次啊,他解的签总是很灵验呢!”

  “这有什么?就算他解签在行,也只能说是这里的菩萨灵验,哪里就成了他灵验了啊?”

  “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些签文是菩萨的指示呢。只有那些有修行的人才能领会的,就像是能跟菩萨说话一样。你想想啊,这样的人物,难道不比这庙里成天只知道‘阿弥陀佛’的和尚厉害吗?”

  “呸呸呸!大吉大利!你疯了啊?在这里说和尚的不是,当心遭报应噢!”

  “就是,到时候给你配个歪鼻斜眼的男人,看你可怎么过噢!”

  几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嬉笑着从段德厚身旁走过,她们的谈话引起了段德厚的兴趣。他跟在她们身后,朝着那长似盘龙的解签处走去。段德厚并没有混入人群当中,他只是挤到了离解签人不远的地方,观看这位被人奉若神明的解签人。这个解签人四十岁上下的年纪,穿着传统的长衫,戴着无边眼镜,看起来很有学究的派头,众人都称呼他洪先生。他每解一个签文,求签的人都会发出赞叹声,周围的人更是将他奉若神明。段德厚看着觉得有些好笑,这种游戏他以前上学的时候就跟朋友玩儿过了,无非就是些察言观色、审时度势的功夫罢了。

  就在段德厚觉得无聊打算离开的时候,几个熟悉的身影闯进了他的视线,他们正是他要寻找的人。

  蔡老板大病初愈,脸上带着些憔悴的模样,大伟仔细地在一旁照顾着;旁边是张贵和翁兰夫妻俩,后面跟着小艾和虎子。他们全都一脸虔诚,手上都拿着刚求来的签,正排着队等着找洪先生解签。段德厚忽然心血来潮,想听听洪先生解他们的签文,于是他绕过他们的视线,偷偷地挤到离洪先生不远的地方,刚好能听见洪先生说话,又不至于被前来解签的蔡老板他们发现。

  大伟掺着蔡老板挤到了洪先生的面前,蔡老板毕恭毕敬地将手中的签文递给了他。洪先生先看了看签,略一沉吟,抬头望着蔡老板问道:“请问您这是问家宅还是……”

  “问家宅!”大伟不等洪先生说完便忙不迭地答话,洪先生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你这是二十三签――唐太宗吞蝗虫……”

  “洪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啊?”大伟依旧抢着问道。

  “嗯,这唐太宗吞蝗虫哪:年岁凶恶最可哀,吞蝗太宗莫移灾。谁知创业尤难免,天意流行难忆回。……”洪先生摇头晃脑地说着,复又叹息道:“唉……不瞒二位,这是下下签哪……二位府上最近应是有祸端啊……”

  洪先生此言一出,蔡老板和大伟两人脸上顿时出现了比之前更为崇敬的神情。

  “啊!你还真是活神仙啊!”大伟惊奇地叫道。段德厚在一旁看着,差点没笑出声来。心想,就您二位脸上的表情,任谁也能看出是有事儿的主。这位老先生无非是眼光犀利了点,就被你们当成神了,真是愚昧无知啊。

  只见洪先生面不改色,仍旧一副高深测的表情,不过多了些悲天悯人的样子。

  “那,我该怎么做啊?”这回,蔡老板开口了。

  “唉,你也无用多为,只需顺应天意,一切自有定数。”洪先生的回答比之前更让蔡老板和大伟迷糊,这点从他二人脸上的表情已经一览无余。蔡老板还想问,可是见洪先生望着她身后,显然已经无意再为她解答任何问题了,只好幸怏怏地让过一旁。真是来时为解惑,去时更迷惘啊。

  跟着来到洪先生面前的是张贵夫妻二人,他们神情肃穆地将竹签递给了洪先生。

  “九十五签――曹丕称帝:志气功业在朝朝,今将酒色不胜饶。若见金鸡报君语,钱财福禄与君招。”洪先生说着,脸上露出了些许微笑,颚首道:“这是中签,有志气功名之相,凡事守常大吉啊。”

  一听是中签,又说是大吉,张贵和翁兰的脸上早笑开了花儿,忙着一迭声地道谢。洪先生也不多语,对他们淡然一笑,等着下一位上前解签的人。在一旁的蔡老板有些吃味地盯着张贵,不过终究是走惯了江湖的人,见他们二人走来,仍旧笑脸相迎,还拉着翁兰的手,说她好福气呢。躲在一旁偷看的段德厚观此情景,不由得觉得有些头皮发麻的感觉。心道:唉,这人与人之间真是可怕啊,所以我宁肯跟一只狗在一起啊,起码它不会如此虚伪啊。

  说话间,虎子拉着小艾上前将竹签递给了洪先生。段德厚连忙收拾起自己的感慨,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虎子和小艾的身上。

  “唔嗯……”洪先生犹豫的神情让虎子和小艾有些紧张,他再一次看了看手中的签文和他面前的两个求签人。他微微蹙眉,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缓缓说道:“苏秦不第:一轮月镜挂空中,偶被浮云障叠重。玉匣何时光气吐,谁人借我一狂风。这虽时中签,可是吉中带有微凶。求得此签者,眼下正有些小劫难……所以要人借我以风吹散浮云,然而目前又不知道何人可借,这都是因为没有遇到贵人相助啊……现在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以免招来小人的口舌陷害。只要耐心等待,到时候自然会有贵人为你们逢凶化吉。”

  虎子和小艾听着他的解说,脸上阴晴不定。二人谢过洪先生之后走向与蔡老板等人,几个人凑在一起小声嘀咕了一阵,便返身朝庙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