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明白
作者:居筱亦 更新:2019-09-24

没有去成度蜜月,聂维扬依然请了年假,并且特意去拜访了几个妇产科的专家,咨询怀孕期间需要注意的事项,还要了一份孕妇营养餐单,然后自己开车去把需要的能想到的都买齐了,只是东西多得几乎要把程家都塞满。

王静看着女婿每天往家里带东西已经觉得头疼,再见到那几部婴儿车,就不免好气又好笑,忍不住念叨:“小孩儿的这些东西慢慢准备就是了,家里就那么点儿地方,有些还用不上,你还能把商场给搬回来啊?至于吃的,佑宝那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挑得很,吃不完用不着的话多浪费啊?”

“不会浪费的,这些都是补身体的,您和爸吃着也是好的。孩子的东西我是特意买了多的,往公寓还有大院那边都放着一些,总能用得上。”聂维扬笑了笑,心里却想,佑宝不是挑,是不待见他买的东西而已。平日里吵架闹一闹哄一哄也就过去了,可是这回却没那么简单,她已经很多天没有和他好好说话了,这是真的生气了的。

想到这儿,聂维扬的眼神黯了黯,他无心伤她的,只是不知道自己还要怎么做,才能让她回心转意。

他想念小丫头的笑容了,好像都记不起来,她多久没有对他笑过了?

哎。

在王静的帮忙下,聂维扬把东西都放好,歇都没歇一会儿,就又自觉地戴了围裙在厨房忙活起来,王静一看可不得了,连忙拉住他:“你想吃什么,让我来吧?你这些天几个地方来回跑,还是先去歇一歇吧!”因为是二婚,王静之前很不待见他,可当了她女婿又不同了,真的是当半子来疼的,佑宝那嘴硬心软的性格可不像极了她?

聂维扬笑着摇头,把岳母往外推:“不用了,您刚才不是说约了人唱曲儿?赶紧去吧,别担心,家里有我在呢,我想给佑宝做个鸡蛋羹,不费功夫的。”边说边麻溜地开始打蛋准备食材。

“你别总惯着她。”王静也不好多说,她是过来人,怎么看不出来这小两口闹别扭了?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问佑宝又什么都不肯说,而且她又怀了孕,到底是心疼闺女,只能是女婿多担待了。

不过要是王静知道了他们吵架的原因,就不会对聂维扬有好脸色的了,所以程佑宝生气归生气,却没跟父母多说半句,心里也是怕他们因此恼了聂维扬。

她终究是在乎他的。

聂维扬端着鸡蛋羹上楼,敲了敲门见没人应声,就径自进了佑宝房间,程佑宝正抱着书没心没肺地笑着,一见到是他,那笑容就立马消失了,瞬间换上木然的表情:“怎么你还在这儿,不用上班啊?”

他不是一直都忙忙忙吗?不是忙上班开会就是忙着帮前妻,怎么这会儿就天天出现了,还是因为她怀孕了有了他的孩子,所以变得重要起来了?

哼!一定是!

聂维扬的刻意讨好求和,程佑宝并不领情,只是,孕妇容易肚子饿,她闻到了鸡蛋羹的香味,喉咙还是忍不住咽了一下。

“我请了假,本来是想带你去玩的……”面对冷脸,聂维扬依旧保持着耐心,端着碗坐到她跟前,“我刚做的鸡蛋羹,你试试合不合口味,可以补充蛋白质。”她现在是一个人吃两个人补,吃好的总没有错,何况她昨晚才念叨着想吃的。

已经入了夏,就算屋里开了冷气,聂维扬额上还是出了汗,背上的衬衣都是湿的。

程佑宝下意识地抬手给他擦汗,到了半空又僵住挥开手,硬起心肠说:“拿开拿开,我不爱吃!”

聂维扬皱了眉,语气低了又低:“佑宝,我承认我之前做得不对,你生我的气是应该的,可是犯不着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多少吃点,好吗?”他又往她跟前递了递。

两人就这么无声地较量着。

程佑宝是个心软的,看见热腾腾的自己爱吃的鸡蛋羹,她的表情已经有些松动,他又一直坚持,她只得伸出手想去接。

没想到聂维扬又缩了手,笑了笑:“仔细别烫着,我来喂你吧。”

他舀了一勺,佑宝抿着唇不动,他就耐心等着,一直等到她愿意张开嘴,才仔细的一口一口地喂。

程佑宝原本只是为了打发他,意思意思吃两口,不知道是东西做得太好吃,还是她太饿,很快一碗鸡蛋羹就见了底。

聂维扬笑得很满足,因为他的心意有了回应,这是一个好的开始,程佑宝却懊恼自己意志不够坚定。

程佑宝啊程佑宝,他这是糖衣炮弹,你可不能被迷惑了去!你忘了那晚他是怎么对你的吗?那种心痛的感觉,你还想再来一次?

不,不想的。

就因为程佑宝的刻意冷淡,夫妻俩一下子又没了话题,很多时候都是聂维扬在说,程佑宝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他。

聂维扬叹了口气,他最近叹气的次数越来越多,只能悻悻地把碗收拾好了拿下了楼,然后在客厅看着自己买的一大堆东西,不免愣了愣神。

下午买婴儿车的时候,专柜里还有另一对夫妇,妻子估计怀孕了六七个月,肚子很大,跟丈夫认真的商量要买哪一款车合适,男人手里提着好几袋婴儿用品,笑着听妻子说话,两人看起来温馨极了。

原本他和佑宝也应该是这样幸福,说说笑笑期待着孩子的出生。

他自诩什么都能处理得很好,偏偏这一次,错得离谱。

晚上还要回大院一趟,爸妈时不时打电话来关心佑宝的情况,他现在又不能带她回去,就借着拿东西过去回一趟陪他们说说话吧。

他把带回大院的东西收拾好,程海铭刚下课回来,还笑容满面的,显然心情不错。

“爸,你回来啦!”

“嗯,你这是要去哪儿?”程海铭晃了晃手里的袋子,“不在家吃饭?我买了很多菜呢。”

聂维扬笑了笑:“不了,我要回大院一趟,昨儿个说好了的。”

“哦,那佑宝也跟你回去?”

“不,不用,她刚舒服点儿,坐车来回颠簸又要难受了,我去就行。”聂维扬摆摆手,帮他把袋子提进厨房。

听他这样说,程海铭就没有再留他。

回去前聂维扬又去看了看佑宝,见她坐在床上猫着腰剪脚趾甲,他喊了一声就走过去,把指甲钳给拿了过来:“我帮你剪吧!”

程佑宝抢不过他,就瞪大着眼说:“怎么?怕我压着你儿子啊?”

“我是怕你一直弯着腰会不舒服。”她最近说话总是带刺,聂维扬已经习惯了。

他说完就让她靠着抱枕,再把脚搁到自己的大腿上,小心翼翼地替她剪指甲。

程佑宝也不矫情,就大咧咧地躺着享受他的服务。可是等安静下来,看着他认真的侧脸,她又抿紧了唇,心情很复杂。本来折腾他看着他难受,自己应该高兴应该解气才对啊?怎么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见不得他对自己温柔,她索性扯过空调被盖在脸上,眼不见为净。

然后聂维扬就听见她几不可闻地低喃:“亡羊可以补牢,可补不了心,你别白费心机了。”

聂维扬的手一僵,心渐渐沉下去。

半夜,程佑宝翻来覆去,一点声音就能让她醒过来,透过月光看到另一侧的沙发,是空空的,弄得她的心好像也是空空的。

明知道聂维扬回了大院,今晚是不会在这里的,可是听到声音,她还是以为是他回来了。

从搬回家里这些天,他每晚都在,就算她一直冷着脸,他也没多说半句不好的话。有时候夜里醒来,就看见他缩在沙发上睡,他身材高大,那小小的沙发哪里会睡得舒服的?她就是故意想赶他走,可是见他坚持不走,心里又有说不出的快活,而快活过后,就是止不住的惆怅。

连妈妈都看得出来他们俩不对劲了。

是不是因为怀了孩子,所以她太过情绪化了,把问题搞得太严重了,还是她真的是个小心眼的人?

听阮澄说,安茹已经被她父母送出了国,估计不会再回来,让她不用担心。

威胁是不在了,可她和聂维扬之间的问题还在啊。

程佑宝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一夜没睡。

眨眼到了七月中旬,两人的关系还是原地踏步,聂维扬依旧单位、大院、岳家几处奔波,程佑安见了他依旧没有好脸色。

这天系里打来电话,跟程佑宝说她的毕业证书和学位证都好了,可以选择寄到家里或者自己到学校取。程佑宝正好呆在家里无聊,就在冰箱贴了张纸条留言说回一趟学校,然后就出了门。

这天的天特别的闷热,大家都穿着很凉快,因为放了假,学校里的人少了很多。程佑宝去办公楼的时候还碰到几个系里的同学,她们都换上了职业装,一副职场精英的打扮,黑色的高跟鞋嗒嗒地响着。

程佑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T恤、背带裤和平底帆布鞋,心里忍不住感慨,自己如果能进职场,也许也会这样吧?

而在她羡慕她们的同时,她们也在羡慕她。

说她结了婚就可以万事无忧,不用担心成为剩女,又有老公养着,不去找工作也没关系,也不会被老板骂……

程佑宝突然明白为什么高中的语文老师会那么喜欢钱钟书先生的《围城》,还说每天都得看一遍。

是因为感悟到人生处处是围城吧?

工作如此,感情如此,生活也如此。

程佑宝很顺利地拿到了毕业证学位证,从办公楼走出来,沿着绿荫道一直走,热天里走在树荫下最舒服,尤其是微风吹过,树叶沙沙的声音悦耳极了。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大礼堂,看到几个挂着学生会工作牌的学生从里面走出来,程佑宝觉得时光发生交错。两年前的她也是在这里撞到了聂维扬,那是他们的第二次见面吧?当时的她绝对不会想到,两年后的自己会和他步入结婚殿堂,现在他们甚至还有了孩子。

人生的际遇就是那么的奇妙。

程佑宝忍不住进了大礼堂,在墙上展示的壁橱里还贴着她校庆时演出的大合照。

可能是暑假里有活动,礼堂里还有学生在彩排,她坐在最后一排看了很久,跟着他们笑,跟着他们哭,遇到精彩处也会拍手叫好。

再出来的时候发现外头天已经黑了,而且地上湿漉漉的有好几处积水,落了一地的叶子,盆景花卉也被吹打得歪歪斜斜,空气带着湿润微凉的味道。

看来是下过大雨了。

程佑宝想先打个电话回家,结果发现手机没带,她就赶紧打了个车回去。

计程车到小区门口,她刚付款下车,就被一阵灯光刺了下眼,还没回过神来,就听见车门开合的声音,然后被人抱了个满怀。

“你到哪里去了?怎么手机都不带?担心死我了!”聂维扬气急败坏的声音从她头顶上传来。

程佑宝怔了怔,感受着他胸腔的震动,似乎,记忆里从未见过他如此慌张。

她被他抱得很紧,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她推了推:“喂!”

他不肯松手,不过快速的心跳开始恢复正常。

“我都呼吸不了了!”程佑宝闷着声抱怨。

聂维扬这才舍得放手,拉着她在路灯下看了又看,见她好好的,身上也没有被雨淋湿,大大松了口气,然后才问:“你去了哪里了?就留了个纸条,手机也不拿,下午下了那么大的大雨,很多路都被水淹了,你又是怕打雷的,我回到家爸妈说你还没回来,手机也打不通,打给学校说你早就走了,倩倩和阮澄也说没见到你,我们都吓到了。”

听他一股脑说完,程佑宝才低着头说:“我拿了毕业证就在学校礼堂看他们排练暑假节目,没想到这么晚了,又发现手机忘了带,就直接打车回来了。”

没想到她会这么乖的回答,聂维扬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不过悬着的心总放下来了。

 “算了,回来就好,我们先上楼,爸妈还等着呢。”他跑去把车熄了火停放好,再和她一起往楼道走去。

程佑宝走到楼梯口,忽然对他说:“聂维扬,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像刚才那样在乎我的样子,可是又讨厌你在乎我的方式,让我觉得自己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过去了那么多天,你明白我们的问题在哪儿了么?”她没等他回答,就自己先进了楼里。

聂维扬愣了好久。

回到家,程海铭和王静也没舍得念叨佑宝,只说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得多注意身体,别让家里人担心。

程佑宝想通了一些事,胃口很好,吃了两大碗饭,又洗了个热水澡,舒舒服服地躺上了床。因为下了雨,晚上凉快起来,开着窗户还有凉风,也不需要空调。

她等着聂维扬进来,她知道他肯定有很多话要问,很多话要说的。

不过快十点了他才上楼到房间里,身上有沐浴露的味道,也是洗过澡了的。

床头开着小灯,他知道程佑宝没睡,而且她往墙边靠了靠,留出另一边位置,他想了想就躺到了她身边。

好像两人都有了默契,今晚把话说开,总这么僵着也不是办法。

“妈刚才一直问我,我们之间到底怎么了,我就把我们吵架的事情都交代了。”聂维扬突然说,见她定定看着自己,他笑了笑,“我被他们二老狠狠地骂了一顿。”

“活该!”程佑宝哼了一声,她都没去告状,他自个儿就招了,不是活该是什么。

“我是活该。”他坦然地笑了笑,低低沉沉的声音在晚上特别的有磁性,“我以前一直认为,我年纪比你大那么多,总得事事为你想周到,你只要乖乖听我的就不会错,可以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旁的都不需要多想。很显然是我想错了,我一直把你当成小丫头,以自己认为对的方式爱你,却忘了你早已是我的妻子这么重要的事。”

夫妻和情侣不同,除了爱,还要互相尊重、信赖、体谅,不能因为她年纪小,就一直处在主导的地位,他们是对等的。

天平一旦失衡,摩擦就随之而来。

程佑宝的手揪住被子,因为他这句话说到了她的心窝窝了。

聂维扬搭上她的手背,把她的手裹在自己手里。

“佑宝,我会改的,你别再生我气了,好么?”他在认真的请求她的原谅。

程佑宝没有回答,只是一直抓着他的袖子,埋着脸不停地抽噎。

其实这些日子折腾他,她心里也难受,现在说开了,那些委屈好像都得到了宣泄的出口。

聂维扬一直抱着她说对不起。

幸好他明白得不晚。

经过这夜,程佑宝虽然没有明着说原谅聂维扬,可是对他的态度已经好转了很多,反而是程爸程妈,见着聂维扬来就给个黑脸。

程佑宝特解气,不过不一会儿又忍不住替他在父母跟前说好话。

程海铭恨铁不成钢,要是他早知道,聂维扬根本别想进门的,王静更是话都不想跟他多说半句。

亏得聂维扬练就的脸皮功夫,无论岳父岳母多冷脸,都坚持天天来报道,连程佑乐都说这个姐夫比他做儿子的还像儿子,忒任劳任怨了。

不过家族渊源,程家的人心肠都很软,通常他们生气都不会太久。

这个夏天雨水多,之前连续下了一星期,才晴了两天,又淅淅沥沥下了起来。

聂维扬下班前问程佑宝要不要带点什么,她最近口味变得快,很多从前喜欢吃的都不爱吃了。

程佑宝还在看电视,正想吃甜的,就让他带一份糖炒栗子回来。可是一直等到了七点半,连要加班的程佑安都回来了,聂维扬还不见影儿。

王静见雨越下越大,忍不住问佑宝:“你打给维扬问问,怎么还不回来?”

“着急了?您不是不待见他么?”程佑宝笑嘻嘻的,嘴坏的问了一句。

王静瞪了她一眼:“小没良心的!我这是为谁呢?”

程佑宝只得乖乖地去打电话,原来聂维扬买好了糖炒栗子,却被堵在了路上,因为有好几条主干道都被水淹了。

电视新闻一直在直播这场大雨,本来还漫不经心的佑宝也开始担心起来,连连打了好几通电话让聂维扬注意安全。

快十点聂维扬才回到家,一进门就打了好几个喷嚏,还不忘把怀里的糖炒栗子拿出来:“放久了冷了,得再热一下才能吃。”

王静白了他们小夫妻一眼:“下那么大的雨还买什么糖炒栗子,赶紧回家才对,佑宝胡闹你也不懂事吗?快去洗热水澡,给你留了饭菜。”

程佑宝缩了缩脖子,和聂维扬一起上楼,给他找好衣服。

“瞧,我妈还是心疼你的。”

聂维扬笑:“那你呢?你就不心疼?”

“我只心疼我的糖炒栗子。”程佑宝嘴硬心软。

也终于体会到,那天她没回家,他为什么那样担忧那样气急败坏。

他们的心都是一样的。

这时佑宝的肚子也有四个月大了,因为养得好,所以她的气色也很好。

趁着聂维扬洗澡,王静把佑宝拉到书房里说话。

“你婆婆今天有打来吗?”

佑宝点点头:“有啊,她基本每隔一天来一个电话。”

王静沉吟了一会儿:“我看,要不你和维扬搬回大院住好了。”

“妈……”佑宝嘟着嘴,显然不乐意。

“你听我说,我和你爸当然希望你一直住在家里,可是你毕竟嫁人了,维扬能看重岳家,你也得顾着婆家才对,听说你婆婆几个孩子除了维扬以外,都不在北京呢。再说了,你现在四个月了,肚子就这么大,昨儿个医生不是说了你怀的可能是双胞胎?”

“嗯。”

“妈怀你和佑乐就特辛苦,我们这里没电梯,下楼不方便,你月份大了去散步也不容易,听说你婆家大院那里有花园有绿地,比这儿好多了。妈的意思,你明白了吗?”

“妈,你让我再想想。”

晚上程佑宝就和聂维扬提了这个事儿。

聂维扬想了想就说:“搬去大院那边你习惯么?你不喜欢就不要勉强了。不过妈说得对,这里没电梯的确不方便,咱们可以回公寓,到时候接妈过来住些日子就好了。”

搬回大院他是无所谓,就是怕佑宝觉得拘束。

程佑宝又想了一个晚上。

早上起来就接到沈英的电话,原来她听说佑宝产检说可能是双胞胎,一时太高兴了,说要和聂戎生过来看看佑宝。

佑宝怎么敢让他们劳师动众,赶紧下了决定,让聂维扬说他们搬过去住。

沈英听了以后更加高兴了,挂了电话就张罗着让阿姨换床被,还把屋子里里外外的重新打扫了一遍。

晚上等聂戎生回来,沈英又一个劲儿地夸佑宝:“原以为她年纪小,没想到也会体谅咱们老人家……”

聂戎生也跟着她笑,儿子找了个贴心的媳妇,又能和老伴处得来,他当然高兴了。

找了个天朗气清的日子,聂维扬和程佑宝就搬回了大院住。

一开始佑宝还是有些不习惯的,做什么都拘束,不过相处下来,发现沈英是面冷心热的,又对她十分地好,渐渐地也就住习惯了。

而且因为他们回来住,往日冷清的家里也多了几分生气。

军区大院地方大,树木多,还有几个花园,最适合孕妇饭后散步。

聂维扬经常陪佑宝出来走走,在这里程佑宝也认识了很多人,又因为性格好,和大家都相处得很融洽。

过了一段时间,程佑宝已经能认出很多人并且熟稔地打招呼了。

刚才她还跟一个老首长的媳妇交流怀孕心得,还忍不住向聂维扬显摆:“你瞧,我的交际能力也不差嘛!”

“有我这个良师在,你当然差不到哪儿去。”聂维扬点点她的鼻子。

她哼了一声,还想说他脸皮厚,却突然抓着他的胳膊,眉头皱着:“快,扶我坐下来,小腿又抽筋了……”

聂维扬赶紧半扶半抱地让她坐到不远处的休闲椅上,还蹲下了身熟练地给她按摩。

孕妇本来就容易缺钙,她还怀的是双胞胎,所以经常腿抽筋,试了好些法子都不见改善。

人来人往的,程佑宝反而不好意思:“你快起来啦,我坐一会儿就没事了,你这样很没面子的。”

“我给我老婆按摩,怎么会没面子!”聂维扬眉眼都没抬,只是专心给她揉着小腿。

程佑宝眉眼都在笑。

过了一会儿,她又呀了一声。

聂维扬这才抬眸,担心地问:“还疼啊?”

程佑宝摇摇头,拉着他的手放在肚子上,笑着说:“他们刚才动了一下,你听看看。”

聂维扬一愣,轻轻伏在她上面,果真感受到了胎动,不过又皱眉:“两个小家伙不会是在打架吧?”

程佑宝噗嗤一笑:“说什么呢?我们家宝宝乖着呢!”她摸摸自己的肚子,“对不对呀?”

来年二月,程佑宝顺利生了一对龙凤胎。

爷爷聂戎生给他们取了大名,哥哥叫聂梓琰,妹妹叫聂梓彤。

他们和他们的妈妈都是爸爸捧在手心里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