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五章
作者:司徒浪子 更新:2019-09-24

第三十五章

说实话,本来我是想用情理去说服、打动开发商的,但是他们却非得要让我采用这样的方式。

我承认我们上江市的发展需要外来投资者的支持,但是这些人有时候也势利了些。我完全相信一点:假如我伸手向他们要五百万的话,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把钱送到我家里。当然,事情也不能单纯这样去看,因为他们的眼里只有利益,送钱给我的目的是为了获取更大的利益,而赔偿死者家属这样的事情在他们看来毫无意义。

不过我认为,虽然这次的事情我带有威胁和强迫他们的意味,但是这不但可以让他们收获到一种社会效益,还可以因此让他们加强今后的安全措施,同时也可以让其它的企业更加重视这一点。

安全措施被加强的最终效果就是,更加能够保证工人的生命安全。这才是我内心里面真正的目的。

关于上次赌博案的事情,现在我已经知道了其中的内幕。当然,这是我从特殊渠道知道的。像这样的事情不可能被一般人知晓。

这个特殊渠道只有一个,那就是荣书记。她后来在我们两个人的一次私下谈话中告诉了我个大概。

原来,她果然给方书记又打了一个电话,她在电话里面谈到了这次省公安厅的行动可能会对上江市经济造成的影响,方书记听了后只说了一句话:“你们自己处理吧。”

就这样一句话,其实这已经表示了他的授权。肯定地,方书记也对此感到忧虑。

后来,荣书记就去了一趟省城。就在省公安厅行动的那天晚上,省工商联的一位负责人出面特地邀请了省里面最主要的几位企业家在一起喝酒。荣书记当然没有参加,不过省工商联的那位负责人请客的范围肯定不止那几个人,因为这样才不会事后被怀疑。

“本来也请了你岳父的,但是林老板去北京了。”荣书记对我说,“冯市长,请你不要对我有意见啊,这件事情的风险极大,我不想让你担责。当然,我也是出于保密的角度在考虑问题。不是我不信任你,是我综合考虑之后觉得暂时不要让你知道最好。”

她的这句话明显的是为了打消我的误会。不过我觉得她的话有些怪怪的,因为她特地提到了我岳父,也就是林易的事情。于是我就想到了一点,那就是这件事情肯定是得到了省公安厅同意了的,而且也是省公安厅提前暗地里告知了荣书记行动的时间,不然的话她怎么确定请客的时间就是在那天晚上?

我曾经听林易讲过他与省公安厅某位领导的过节,而这次省工商联请客却偏偏没有请林易,这件事情里面肯定有关联。所以,荣书记刚才的解释虽然有着很大的漏洞,但是我还是很理解:或许对我保密的要求就是省公安厅提出来的。

我说道:“荣书记,我理解。”

她歉意地对我说道:“冯市长,我知道你心里在这件事情上可能会对我有些不满,而我又不可能在此之前把有些事情都告诉你。其实这件事情最开始还是你向我建议的,我肯定是完全信任的,这一点你不应该怀疑。是吧?”

我真诚地对她说道:“荣书记,你不用解释什么了,我当然知道你是信任我的。而且我也相信,在这件事情上可能你还没有我更明白其中的原因。当然,我也不可能讲出来。不过这些事情都与我们上江市的工作无关。所以,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我不会有什么想法的。”

她叹息着说道:“你理解就好。确实也是,我对其中的情况了解不多,不过我大概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情。冯市长,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以前,有个国王去到乡间,乡间的道路崎岖不平,坑坑洼洼的,国王的脚都被打起了泡。国王很生气,回去后就发誓要把全国的道路铺上牛皮。结果就下令杀了很多的牛。可是,杀再多的牛也不可能把全国的道路铺满啊?这时候国王的一个大臣就出来说话了:陛下这样做还不如用一小块牛皮把自己的脚包起来。国王恍然大悟。冯市长,这个故事其实就是皮鞋的来历,不过从中也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我们无法去改变这个世界,但是我们可以改变自己。所以,有些事情我们不要去管它,只要做好我们本分的工作就可以了。你说呢?”

她的话当然很有道理,不过我的内心并没有因此而被触动,因为这样的道理我早就懂得了,而且也一直是这样在做的。不过我还是很真诚地对她说了一句:“荣书记,你放心,我会做好自己的每一样工作的。目前我们所有的项目都进展得不错,资金的问题大部分都解决了。我们的税收和财政正在好转,全市的经济情况正在朝着良性的方向发展,市政府的投资风险也越来越小,到今年年底,城市的新面貌就会显现雏形。”

她点头道:“这些我当然知道,对你的能力和你所付出的辛劳,我都看得非常清楚。”

我笑道:“荣书记,有你的这句话,对我来讲就足够了。所以我们什么都不要讲了。”

她很高兴地笑了起来。

后来,也就是在我处理完了建筑工人意外死亡的那件事情之后不久,荣书记有一天把我叫到了她办公室去,她对我说:“冯市长,今天叫你来,是想和你谈谈心。最近把你给忙坏了,我很歉意。”

我急忙地道:“荣书记,你太客气了。说什么歉意的话啊?这不都是我分内的工作吗?”

她笑道:“冯市长,我知道,最近我住持召开的会议确实是太多了,这对你们市政府的工作影响很大。冯市长,说实话,我很感谢你,因为你并没有因此对我提过任何的意见。”

我笑道:“荣书记,我怎么可能向你提意见呢?虽然我不明白最近为什么要开那么多的会,但是我知道这其中肯定有你的用意。本来我应该主动来问你,可是你也知道,我手上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甚至很多时候晚上都在加班。所以我心里就想,按照你布置的去做就是了,能够抽出时间去开会,我尽量不缺席就是。这本身也是我这个当副手应该做的嘛。”

她很高兴地笑,“冯市长,说实话,我真的很喜欢你这个人,因为你很识大局,懂规矩。虽然我对下属这方面的要求并不高,但是我还是认为这是一个干部最优秀的素质。呵呵!今天我叫你来就是为了和你聊聊,把我的有些想法和你交流交流。”

我笑道:“太好了。”这时候我忽然发现她在看着我微笑,但是却并没有马上要说话的意思,心里顿时就明白了:她这是在等我继续讲下去呢。所以,我即刻就继续地说道:“荣书记,呵呵!你是想问我对最近一段时间的会议有什么具体的看法,是吧?”

她顿时就笑,“既然你知道,那就请你直接讲吧。”

我“呵呵”地笑着说道:“刚才我不是讲了吗?我确实有些不大明白。不过我也想过,可能荣书记你是为了把全市干部的思想先统一起来,然后更有利于今后的工作。”

说到这里,我看着她,“是吧?”

她看着我笑,“请继续讲。”

我不禁在心里苦笑:看来我不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讲出来是不行的了,因为她根本就不会相信我从来没有想过此事。而她确定了我想过这样的事情,那肯定就知道我不会简单地想想就罢了。不过我随即就想,在她面前我不可能就这样直接地把上次我和吴市长分析的结果讲出来。我摇头苦笑,然后说道:“不过荣书记,我还是觉得这样的会议太多、太频繁了些。有些事情一两次就可以讲清楚了,而且你的威信早已经建立起来了,不存在下面的人不听话的问题。所以,我真的有些不大明白。”

她这才说道:“冯市长,其实你没有必要隐瞒自己的想法的。”

我急忙地道:“我没有隐瞒啊?你看,我都讲过了,我不明白你的意图呢。”

她笑道:“好吧,那我告诉你为什么。最近我召开这么多会议的目的有两个,其一,最近发生的那起赌博案在全省范围内都算是一个大案子,而且也牵涉到了我们上江市的不少干部,这件事情在老百姓当中还是有很大影响的,干部中的议论也很多。可能你最近太忙了,没有像以前那样去到市民中间了解情况。如今,我们的市民和干部什么样的议论都有,还有人讲这是我们为了洗牌,把那些不听话的干部拿下专门制造的一起事件。所以,我想通过各种会议把大家的思想统一起来,特别是我们主要领导的思想,同时也是为了转移市民和干部的注意力。你想想,天天把大家召集起来开会,时间长了他们就会开始烦,肯定就再也没有心思去议论那样的事情了。其二,我也确实想通过这次的机会对全市的干部进行一次大的调整。前段时间,我让市委组织部认真研究干部提拔考核方面的一些改进性意见,让他们拿出一个初步的方案来,然后上市委常委会研究。冯市长,这件事情的难度很大,因为涉及到我们国家的干部体制问题。但是,这件事情总得有人先去思考,总得有一个地方先去进行试验。我们上江市是全省目前改革的重点地区,到现在为止,我们的国企改革与城市建设基本上都是成功的,所以我想在干部体制改革的问题上也做一个试验。其三,这次的赌博案牵扯出来的东西很多,而且还涉及到了上面的人。你想想,被抓的还有部分商人,他们这些年会与多少官员有金钱上的关系?如果要是继续追查下去的话,这件事情就没完没了,而且还会影响到我们上江市的稳定。所以,开会的目的也是为了稳定,也是为了告诉大家,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干部们的情绪稳定下来了,后面的工作才可以继续好好地开展下去。其四,这起案件可能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聚众赌博的主犯在省公安厅监押期间自杀了,这说明了什么?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更需要尽快稳定下来,让省公安厅方面有机会继续侦查。现在已经打草惊蛇了,只有再让事情平静下来,有些关键的蛇才可能回到老窝里面来。冯市长,本来我的这些想法也应该提前和你沟通一下的,但是我想现在和你沟通也不算晚。你说是吧?”

我似乎有些明白了,随即点头道:“荣书记,其实吧,你也用不着和我沟通什么。你是市委书记,你的想法我都应该支持才是。我是知道的,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上江市的工作,我明白这一点就足够了。”

她笑道:“你真会讲话。难道你真的就没有别的想法?”

我说道:“想法倒是有。比如,我们的城市建设已经进行到这一步了,本来更应该开始着手研究城市文化主题方面的问题,这对我们上江市未来的城市格调以及对外的形象宣传也很有必要,但是我不知道荣书记你为什么直到现在都没有把这项工作拿到议事日程上来。呵呵,我真的有些困惑。”

她却摇头道:“这件事情我暂时没有考虑要研究。”

我很是诧异,“为什么?”

她“呵呵”地笑,“今后你就明白了。冯市长,今天我叫你来呢,主要就是想和你聊聊,交流、交流。我是相信你的,接下来你肯定会支持我们市委这边的工作的。”

我很是不解,“荣书记,我自认为自己一直都很支持和服从市委的工作和决定的啊?”说到这里,我似乎明白了,“荣书记,那次市委常委会上的事情,市委组织部的那个提议确实很不妥当,所以我才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可是我根本就没有要与你唱对台戏的意思啊?而且当时你也讲了,那只是市委组织部的提议。”

她朝我摆手,笑道:“冯市长,那次的事情你没有错。不过,在接下来我们研究的一系列问题上,我希望你能够全力地支持我的意见。当然,在召开会议之前,我会把主要的想法与你提前进行沟通交流,如果你有不同的意见,可以在那时候对我当面讲。总之,就是在会上,我们两个人的意见要一致。当然,我的意见肯定是通过市委组织部,或者纪委的负责同志那里先讲出来的。”

我顿时就明白了,上次的事情很可能是她故意提出来的,而且是故意地提出了一个不成熟的方案,她肯定预料到我会反对,而她真正想要看的是,究竟会有多少位常委会站在我这一边。

此刻,我忽然地发现时间似乎倒流到了过去。当时,陈书记在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包括刚才荣书记对我讲的这些话都与陈书记那时候对我讲的是一模一样。当然,也许他们两个人内心真正的想法不大一样,不过这种相似也太过惊人了。

可是有一点我心里不大明白:一直以来我都在她面前很讲规矩和程序,她为什么还会对我如此的不放心呢?难道她是担心我抢了她的风头?这怎么可能?不管是在方书记那里,还是在汪省长的眼里,我的份量都远远不如她的啊?

我一时间想不明白这件事情,只好作罢。我说道:“荣书记,你放心吧,我肯定会唯你是命的。我这个人没有别的什么优点,但是懂规矩这一点我可是一直牢记在心里的。”

她朝我点头笑道:“我当然知道。冯市长,刚才的话我只是为了提醒你罢了。我早就已经说过很多遍了,你是一位优秀的市长,我很欣慰,也很幸运。”

从荣书记办公室里面出去后我依然觉得莫名其妙,因为我忽然感觉到她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今天她所表现出来的一切与她过去简直是两个人。以前的她宽容、和蔼,而今天她表现出来的却是对我很明显的一种不信任。还有就是,前面她讲了关于要开会的那一大篇话,我总觉得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逻辑性也不是很强,总之就是觉得她讲的那些理由很牵强。

为什么会这样?我想了很久,可还是得不到任何的要领。我心里想道:也许她现在才真正尝到了当一把手的知味,所以才会慢慢变得和以前的陈书记一样了。

应该是这样。权力这东西本身就很容易让一个人发生改变,这与掌握权力的这个人的性别没有关系。

我反复在想今天的事情,最后我归结到了一点:她似乎对我已经不像以前那么信任。

接下来我又不得不去想另外的一个问题:如果她真的不再像以前那样对我信任的话,那么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我想了很久,仔细地去回忆最近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情。但是,我却并没有找到其中有任何可以让她不满的地方来。

那么,就很可能有另外的一种情况:既然她对我不信任不是因为我本身的原因,那就必然是其它方面的事情造成的。可是,其它方面会是什么样的事情呢?

有一点我是肯定的,绝不是因为林易。因为林易和她之间没有任何的交集关系,也不存在厉害关系,即使上次赌博案的事情,我有可能因为自己与林易的关系使得他们暂时向我保密,但那应该是公安厅与林易的矛盾造成的,问题应该不是来自于荣书记那里。

因此,很显然地,问题出来另外的地方。想到这里,我忽然地就有些明白了。。。。。。对,只能是这样——林育。

不需要有任何的怀疑,荣书记肯定知道我和黄省长及林育的关系,她必定清楚,如果没有黄省长和林育帮助我,我不会这么快、这么顺利地就坐到市长的这个位子上来。当然,这其中也有方书记的作用,但那毕竟是后来的事情了。

我记得又一次林育对我讲过,荣书记很可能会成为她最有力的竞争对手。当时我心里还暗暗地在想:林育目前的级别可是要比荣书记高,所以当时我有些不大明白林育为什么会那么紧张。

但是现在我似乎有些明白了这其中是为什么——荣书记是方书记看重的人,这叫县官不如现管。省里面的高级干部中女性干部本来就比较少,她们上升的机会固然比男性干部多,但毕竟女性干部能够去的位子较少,所以,其中的竞争压力也是非常的大的。

说到底,如今荣书记的级别只比林育低半格,但是只要她的后台足够的硬,这半格根本就可以忽略不计,更何况省里面的位子还有实权与虚职之分,所以接下来的事情就很难说了。

对了,那天吴市长也分析到了一点,他认为荣书记很可能会干不满一届市委书记就会立刻上江市。以前林育的情况不也是这样的吗?她也没有干满一届市委书记就被调到省政府办公厅任秘书长了,然后就调到了省委组织部,而且很快就升到了正职上去了。那几年,她的进步完全就像坐直升飞机一样。

因此,荣书记接下来会像林育那样的情况并不能被完全排除。

如果前面我分析的这一切是正确的话,那么今天她的表现就很容易被解释了——她是担心我因为林育的关系给她捣乱。

要知道,现在可是她最最关键的时期,如果我真的为了林育而在其中捣乱的话,虽然很可能会造成我与她的两败俱伤,但是却完全可以让林育少掉一个竞争对手。

从这样的思路去分析最近一段时间来发生的事情,我觉得一切都能够解释得通了。虽然她在好几件事情的事后都与我进行了沟通,但那只是她的一种不得已罢了,毕竟我是市长,有些问题不可以对我隐瞒太久。而且上次赌博案的事情,她特意告诉我那是经过方书记同意了的,这其实是她在告诉我:她和方书记的关系不一般,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此刻,我忽然感觉到权力这东西实在是太可怕,它的可怕在于它竟然能够把一个贤妻良母般的女领导变得如此心机深重。

想到这里,我禁不住地打了一个寒噤。。。。。。

**********************

祝读者朋友们新年快乐!

**********************“医道官途:妇产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