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生与死
作者:琳子与土 更新:2019-09-24

然而弥生偶然一抬头,却硬生生的止住了术…没有了查克拉供应的术再不生长,弥生一松手,便变回了血点,蒸发干净了…

“喂!你怎么了!”迪达拉大叫,顺手扔出一个炸弹混淆视听。

弥生摇摇头。怎么也没怎么,只是她刚刚看见,卡卡西身后长的最快的那个,长出的一半脸,完全是自己的脸。

是她忘了,面皮只能覆盖在本体上,无限再生的人偶,根本不会有那种东西,如果被看到…

啧…

“喂!卡卡西!”烟雾后面,隐隐听见有人来了。是凯…四个人的脚步声音。

迪达拉面色一凛,一把拽着弥生,用出了土遁术,低声叫到:“走。”

——————————

“卡…卡卡西老师!粗眉毛老师!”鸣人声音带着点哭腔…

“怎么了!”卡卡西很少见他这样,刚要过去,却身体一僵直直的倒了下去。

“喂!卡卡西!”凯在旁边一撑“没事吧!”

“没事,新术用完了就这样的。”卡卡西挠挠头“鸣人,怎么了?”

“啊?啊!啊…老师…”

“卡卡西老师!”小樱撑着千代,跑了过来,再次打断了鸣人的话。

“你们没事吧!”

“没事。”

“好吧。”卡卡西第三次问向了鸣人“鸣人怎么了?”

“我…我爱罗…他!”

“他还活着!!!有气!!他没死!没有死!”

“?!!!”

——————————

弥生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土行孙…

“咳咳…呛死我了…”弥生从洞里钻出来,一个劲儿的咳嗽“还好…还好我没有土属性查克拉…咳咳咳…哇!”

迪达拉冲着弥生后脑勺猛削了一巴掌“臭丫头片子你现在还跟我装呐!要不是我的土遁,咱俩早就报销在那儿了!你还在这儿挑!!!你…”

“嗨嗨嗨…我错了,我不该挑这挑那,迪达拉大人最厉害最帅最艺术了…”

“哼,这还差不多…”迪达拉浑然忘了刚刚的事,傲娇的一甩头。

“那么,最厉害最帅最艺术的迪达拉大人,能告诉我这是哪儿吗?”弥生笑的眯眯眼“先回去找蝎大哥吧,他可是答应我了要教我一个超级厉害的术嘞~”

迪达拉被捧的飘飘然,抬头看了看“嗯…这是…这是…”

弥生看着迪达拉的脸,只见那种自恋的潮红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惊讶和不可置信,但是当他瞟到弥生看着他的眼神时,却瞬间收起了那些负面的情绪,然后伸手拽住她“这是哪儿…嗯…我不知道,反正不是咱们的据点,咱们出去找找怎么样?”

迪达拉笑着,笑着。

弥生看着他的脸,心头隐隐泛起一阵不安,她挣脱迪达拉的手,向四周望去。

这是一个山洞,一个黑暗的,不透光的,满是碎石的山洞。地上似乎还有铁器的残骸…

弥生瞳孔猛地一缩,山洞的岩壁上…那是…那是!!!

鸣人,鸣人扔出的那个,被她吐槽可以当鸟架子的手里剑!!

这里,就是刚刚他们唠嗑的,他们吵那没营养的架的!

据点…

弥生感觉腿有点不听使唤。它们真的不听使唤…一直在抖…

“蝎大哥!我们回来了!你没事吧!”

弥生一边走一边喊,一边瞧着。她盼着有人回答,她一直盼着有人回答…

回答她的,只有来自墙壁的,一圈一圈的回音…

没事的,蝎大哥肯定是等的不耐烦,然后出去找我们去了!!

弥生像是安慰,努力的扯了扯嘴角。然而脚下没注意,踢到了什么东西…

“哗啦…”

那是一只手。一只傀儡的手。顺着手往上看去,是三个傀儡。两个大一个小,两个大的把小的牢牢的夹在中间,他们的手臂盖在那小的上面,那是护雏一样的姿态…

也是一家三口能做的最简单的,却也充满了爱的动作…

中间那个人,她是极熟悉的…

“大哥…”

蝎安静的躺着,闭着眼睛,双手交叉在胸前,唇边若有若无的,溢出一丝微笑…

——————————

“你也算是我的学生,而且是我要出来的,自然要保证你的安全,所以以后那种对不起添麻烦的话,不要再说了…”

“不错,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很好。古代的剥皮亭,你可以当亭长了。”

“要这样…”

“平时看你挺灵透的,怎么那么笨呢!你脑子里面装的是浆糊吗!”

“教你比我自己学还费劲!”

“不错,这个还像点样。不过样子也太奇怪了。这是孩子的样子么?为什么头这么大?”

“艺术就是永恒的美,你记住了。别听迪达拉胡说。”

“任务完成的好,我就教你更厉害的。”

“等这次任务结束了,我就教你那个。不过不推荐你用,查克拉输出量有些大。”

…………

——————————

他,死了?

不…他不是永恒嘛。

可是,他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

不…他只是累了。

可是,他身上,有两把…

不…他只是…只是…

……

他只是…死了…

“弥生…”迪达拉在后面看着…没糊弄过去。

他纵横沙场十几年,生死离别的事情见得惯了,一颗心,也早已经麻木了。只是面前这个原本就情感丰富而且心智还很嫩的孩子…

小角缩在一边,惶恐的看着主人空洞的眼神,伸着头左右看着,可是根本找不到一个靠谱的人来把主人从这样恐怖的状态中唤醒。

“去吧。”乌鸡大人落在弥生的旁边“去抱抱他,告个别。我们也要赶路。”

“你回来啦…”弥生的声音轻轻的,左眼下,有一道清亮的水痕,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乌鸡大人皱了皱眉头,不解的看着弥生。

“你看…多…美…”弥生再也支持不住,捂住了脸…

多美,多美…

那是一个孩子,一个有着父母陪伴的,有着父母保护的,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

她有什么权利,又有什么资格去打破这些。

而这,不也是她一生,都无法企及的,最最美好的东西么…

从弥生那里传递来的悲伤的情感,彻彻底底的包裹了迪达拉。他这颗许多年不曾有过反应的心轻轻的颤抖了一下…

然而…

“迪达拉…前辈?你没死啊?!”

迪达拉猛的扭过头“阿飞?!你怎么在这儿!”

“阿飞为什么不能在这儿啊!阿飞拿到了玉的戒指!阿飞是正式成员了哦!”阿飞探头,视线绕过迪达拉“弥生小前辈也在这儿!小前辈…哭过了吗?还有肥乌鸡也在这儿!”

“操!狗屁肥乌鸡,本大人是熊大人!你丫的给我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