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是魔非魔
作者:极度深寒 更新:2019-09-24

    “好叫先生得知,当年通古贤弟曾被人追杀,那时我两个为了防身自保便炼成一宗联手御敌的法门。一经施展,便可以做到异体同心。只是由于通古贤弟在修行境界上一直差我许多,所以这种联手法门在使用时从来都是以我为主。方才,当这第四层墓穴被打开之时,虽然我原身被困,但是元灵在外反而可以更容易的感知到通古贤弟的心思,待得脱困元灵附体之后,那个联手法门自然发动,我二人便成了异体同心,通古先前经历过的事情我便自然知道。”武白衣坦然而言。

  原来如此。他们两个果然有暧昧啊!红石子闲得没事的又准备开始胡思乱想,不过一想起钱通古那形如幼童的身形,心中马上升起一丝罪恶感,又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远远的丢出脑袋去。正事,正事要紧。

  “武兄——”因为心中有愧,原本的武僵尸在红石子嘴里也变成了武兄。

  不过武白衣武僵尸对此却并不领情。“红石先生称武某白衣即可,实不敢当先生抬爱。”

  红石子暗中撇了撇嘴,这还真是个死脑筋的僵尸啊。不过反正就一个称呼,由他便是。“那好,白衣可否将你进入此处墓穴之中都有何所见对我讲上一讲。”

  红石子要问这些,却是事出有因。须知在其位当谋其政,某鬼如今身为黄泉司司命判官,本职执掌的便是那些违规逾界者的督察事宜,现在这座古墓之中分明便有逾界者的迹象出现,自然需要把来龙去脉查清才行。

  武白衣虽然不知红石子打听这种事的目的,但他天性最是一丝不苟,还是把自己所经所见的一切,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原来这武僵尸算到自己天灾临头,便想捐些功德多少表示一下,所以才跑到这蛮夷之地偷坟掘墓,想要换点现金使用。凭他天赋体质,穿行地下如鱼入水,要做这种事本极容易,所以初发现这处古墓时,他连想也未想便一头扎了进去。

  作为一个僵尸,武白衣在做这种事的时候自然比一般的所谓专业人士更加容易,也懒得去找墓门,而是直接通过古墓气眼,土遁进入古墓的第三层。不过当他进入幕内的时候,整座古墓已经发生了异变。第三层的墓道早已完全转化成了沙化的质地。这样一来再想靠遁法前进已不可能,他也只得一层一层向下寻路而入。

  武白衣并不像红石子一样懂得风水阵法的变化,虽然看出这里有阵法布置,却也根本不把这事放在心上。他若从成僵起尸之日算起,少说千年功力,只要过了这次天灾便能成就旱魃之身,体内原本的尸气早被转化成炎气,对付这第三层的环境正是得心应手,所以根本未作停顿便已穿阵而过。至于阵法中的那些怪物,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早就把他当作是同类,又哪里还会现身阻挡。

  但到了第四层,一切便不同了。这里早已被变异阵法转化成一片大冰原,里面的怪物类似寒魄妖灵,天生属性相克,又哪里还会对他留情。于是一场激战,武白衣仗着功力深厚手段高强,虽然胜不了那些不死不灭的寒魄妖灵,却被他硬是杀出一条路来,进入下层。

  古墓第五层按照红石子推断应该是土相阵法。但是武白衣并不懂这些,他看到的是一片泥穴之中到处都是本应在地府受罚的恶灵。这些恶灵本身有形无质,完全免疫物理伤害,不过他本身接近旱魃程度的炎气却正是恶灵克星。有了上一层的经验,武白衣也不与这些恶灵纠缠,只用炎气护体,直接冲进了下一层。

  这时,其实他也已经明白了,这处古墓只怕与一般古墓不同,在武白衣看来,这地方更像是鬼修或者魔道中人的洞府。不过僵尸都是些生性执拗的家伙,已然到此,他便想最少也要拜会一下这地方的主人。如果一直都是像前面这样增长的防护强度的话,武白衣对于全身而退的自信还是有的。

  一进第六层,武白衣就知道自己想错了,因为守在这地方的竟然是十几个鬼王。而且每个鬼王都是经过了变异的,一个个神智全失,但凶残的本能却被激发出来,在它们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武白衣可以感觉到,这些鬼王中的任何一个,都有同自己不相上下的实力。

  凭着自身也是阴属性异类,而那些鬼王因为没有神智,且对同类不能完全发挥实力,武白衣这才拼着受伤,当机立断的击杀一名鬼王夺路而逃。但是,他纵然在一对一的情况下比那些鬼王犹能力胜半分,可现在以寡敌众,武白衣在逃走却不得不使用了血遁之术。

  僵尸以血为生,体内精血能有多少?这血遁启动最少就要耗掉全身精血的三分之一,之后运行时还要持续消耗下去。因此虽然被武白衣逃了出来,但是到了第四层关门前,却因为属性相克再也无力破关而出,只得施展出忍死神功,将自己封冻在关门前的寒冰之内。

  再后来便是多亏了钱通古引红石子到此,被红石子先救他脱困而出,然后更用照胆镜内收集到的生命原力帮助武白衣把身体复原如初。

  听了武僵尸的全部经历,红石子心中已经有了定论,但是其中还有几个细节需要证实一下,于是他追问道:“白衣,你也算久经风浪见识过人。你可看出这座古墓里面役使阴灵的手法,是出自鬼道还是魔道?”

  武白衣闻言一愣,这一点他先前到从未想过。思忖片刻才开口说道:“依白衣所见,此中布置手法既不似鬼道,也不像魔道。只因若为鬼道高手,它们自会有役鬼之术,也就绝不会让所用鬼王失去灵智,须知一个真正完好状态下的鬼王,实际战力当比得三个那种失去神智的变异鬼王。若说魔道却是更无可能,魔道召鬼炼魂需要耗费大量法力维持,因此一经成功必定会拿来吞噬增加自身功力,哪有平白圈养起来不用的道理?”

  红石子点了点头,武僵尸的话倒是从经验的角度证实了他的某些猜想。于是说道:“好了,这里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本次行动目的达成,不如大家就此散了吧。小钱正好跟着武僵尸出去当灾,要是还能活下来的话,以后有事就去红光谷找我好了。我就不去看别人遭雷劈了,也免得收了连累。”

  听他这样讲,另外那一人一僵尸同声问道:“不知先生又将如何?”

  红石子嘿嘿一笑,“我自然是回去找我家糯糯去了。正好这回新领悟了一种施法方法,倒要回去试试教不教得会我家的小笨蛋。”

  “先生在骗人了。”钱通古恢复了娃娃相以后,就连人也显得活泼了不少。“先生莫要瞒我们,你必定是想自己一个进去玩儿,却不带我与武大哥同去。”

  红石子心中暗叹,就知道大概瞒不住这个返老还童的老鼠精的神机术。只好耍赖说道:“我就是要一个人去里面混点好处,你们有何意见?”

  这回却是武僵尸开口应道:“先生做事我等自应追随。但有所得全凭先生分配。”

  “切。”红石子对这僵尸冷眼相向,“你马上就要当灾还来凑什么热闹?莫非还想嫁祸东吴,让我待你当灾不成?”

  听见红石子这样说,武僵尸面不改色地说道:“从未听说天降三灾还可以转移的,先生莫要玩笑。白衣得到先生指点从此三灾易度,自应就此追随在先生左右,为先生效犬马之劳。”

  不等红石子说话,钱通古也道:“通古早已下定决心从此追随先生,如今武大哥既然同样愿意留在先生身边,还请先生一起收留。反正我两个是不会离开的了。”

  红石子不由张口结舌,脱口而出道:“难道我就是那传说中的臭肉?不然干嘛总要有两只苍蝇跟着。”

  钱通古听他这样一说,笑的异常灿烂,“先生怎会是臭肉?要比也是与鲍参翅肚这类海鲜相比。至于我与武大哥,能跟在先生身边,便做一回苍蝇又有何妨。”

  红石子仰天长叹,“膏药啊!甩不掉了。”

  摇摇头,改作正色面对他们两个,抬手丢出两块外形小巧的令牌过去。

  武白衣与钱通古一同伸手接住,却见那对令牌只有二指长宽,质地介于竹木之间,纹理细腻如玉,颜色漆黑,由内向外透出鲜红的符文,笔画回旋盘绕运转不休。这对令牌接过手中,便有一段口诀随之传入心神,心念不由自主的随着那段口诀一转,那令牌竞随之融入体内。

  红石子也不多作解释,只是淡然说道:“这东西其实也没什么作用,一般也就是能保证我向你们下个命令你们不能不听。什么时候你们不想听我的话了,只要把那东西运功逼出体外就是,我自会把它收回。”

  武白衣与钱通古具是在修行界中闯荡了多年的散修,哪里会被红石子这随便一说唬住。令牌入体,他们马上感到周围的天地之气仿佛有了灵性,源源不绝的自动向他们体内注入。尤其神妙的是,钱通古吸收到的是修行者最需要的天地灵气,而武白衣吸收到的则是僵尸最需要的地阴尸气,若非二人曾将联手对敌之术修炼到异体同心的地步,绝发现不到这里面的玄机。

  二人相顾间眼中同现讶色,却不知这位红石先生究竟是何出身来历?竟然如此大方。不过他们两个虽然江湖老到,但生性都是忠直义士,当下也不多问,只是一同向红石子行礼道:“多谢先生厚赐。”

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