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劫!!
作者:早阳非 更新:2019-09-24

“饶了我吧,我的钱都在这里,给你!都给你!!”校园偏僻角落里,一个大个男揪着一个小个子,举起拳头不断落下。

此刻,洋平正双手插兜分外悠闲地从旁边走过。他听到了转角的声响,脚步有稍微那么一刻停顿,但是很快,又回复原来的速度,悠然走过。

只是,肘腋之间,激变突生,那个瘦弱的小个子一把挣脱大个子,没头没脑地跑向洋平,一等贴近洋平,就扯住洋平衣服躲到他身后,把洋平当了救命稻草。

洋平微皱眉。

那随后追过来的大个的,还没冲到洋平面前就先嚣张地叫骂上了,“滚,滚开,杂碎!要不然连你一块揍!”

洋平依然皱着眉,他歪了歪脑袋,静静地从头到尾打量了那大个子,

大个子被他看得心里发毛,情不自禁后退一步,双手交叉护在胸口,“你,你想干么?”

“你是谁?还有你,”洋平突然伸手从后面揪出那个求救者,“你又是谁?你们搞什么鬼?”

两个人一起愣住,互视了一眼后大个才扯着喉咙喊,“你瞎眼了啊,看,看不到吗?我在抢劫!”

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洋平用劲抿了抿嘴,看得出在强迫自己装若无其事,“哦,抢劫啊,那打扰了,你们继续玩吧。”说完,掉头要走,

怎么能让他走掉!我赶忙从旁边的绿化植物堆中一跃而出,“等等,洋平,别走!”

他听到声音就回了头,分外惊讶,“早阳飞?你?”

但等看清紧随我出来的一大波人,以及一台录影机后,他的神色不再那么好看,“你们搞什么?”

“我...”

“等等,等,”斜刺里杀出那个校播音台台长的姐姐,她兴奋莫名地拉住洋平的衣袖,“你,你,你是怎么识破他们的?”

“你又是谁?把那个关掉!”他直指摄影灯还一闪一闪亮着的录影机,神色严厉。

其他人有点吓到,那姐姐忙指示录影的人,“关掉!快关掉!”

等摄影灯不亮了,她又回头讨好地问洋平,“同学,你是怎么识破的?”

洋平不甩她,侧头问我,“他们是谁?”

“他们是大学生,在拍一个短片,主题是校园见义勇为有多少,喏,就像你看到的,那两人演抢劫,然后他们一伙带录影机偷偷藏着,拍别人真实的反应。”

“跟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这事就说来话长啦,他们第一个偷拍的人就是,我!”我反手指指自己。

我第一眼亲眼目睹“抢劫”时吓一大跳,然后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了脑子里,不假思索就喊了“住手”,等小个子跑到我身边向我求救时,我更是正义感空前高涨,不顾身形上的巨大差别,隔空与大个子对骂,一等大个子冲过来要揍我,我拉了小个子就跑。

不过,没跑多远就看到了录影机和拍的人,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然后?”听完我的遭遇,洋平神色如常,

“然后,我因为好奇,就跟着他们看别人的反应,才发现大家都差不多。”除了个别胆子小的装没看见,大多数人都见义勇为的很,大家基本上都挺身而出,高壮的男生会与大个子对打,弱一点的男生和女生基本上就和我差不多,对骂,逃跑。

“因为大家的反应没什么新奇的,他们就想挑几个,几个**分子,看看会不会有什么不同,”

“**分子?”洋平挑了一下眉,看不出生气还是不生气。

“不是我推荐的哦!你们名气很大啊,他们一听就决定要你们了,”

“所以你继续跟着他们是为了看我们的反应?”

“这是一个原因,另外他们怕出意外啊,毕竟你们是**分子,用拳头说话的,万一惹恼了你们没人救命就太惨了,”我很直白地嘲笑他,换来其他人的色变,“他们知道我和你们处得比较好,就希望我在有意外的时候做个缓冲,所以我就来了。”

“原来你还能当和平使者,了不起!”洋平对我竖起大拇指,嘲讽味十足。

“和平使者小意思啦!我主要还是来看你们出丑的,这种机会千载难逢,哪能放过啊!”

我话音一落,其余人的脸色更难看,胆子小的又往后退了几步,似乎下一秒洋平就发飙打人。

“真贱!”洋平也看到大家的反应,不过不当一回事,

“同学,你不介意被拍吧?”那姐姐紧张地注视着洋平的脸,生怕他拒绝。

“别拍我。我可以帮你拍其他人。”洋平终于正视她,微笑地给出答复。

“啧!还说我,自己也不是等着看人出丑!”我嘀咕了一句,人以群分真是没说错,“我来介绍,这是美吠,奇牙美吠。XX大学一年级生,这次拍摄的负责人。”

“你好,我是美吠!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他们在演戏啊?”

“他的眼睛,”洋平点了点自己的眼,“不够凶,而另外一个,眼里没有害怕。”

“你还是第一个识破我们的,真是太厉害了!”美吠又一次紧紧揪住洋平的衣袖,毫不掩饰对洋平的崇拜,尽管她比洋平大很多,啧,搞艺术的人就是感性!

不过我也很好奇,“我说,你怎么能一下看破呢?”虽然我当时也觉得这两人很不对劲,可就是不能一眼看到问题所在,

“你不想想我们是干什么的!”

“哈哈,洋平,别告诉我你们抢劫过啊!”

“你说呢?谁没个年轻不懂事的时候啊。”洋平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这答案惹来一阵静默,顿时,大家看洋平这个“**分子”的眼神里又多了几分敬畏。

“还年轻不懂事,别这么文艺好不好!”我笑骂了一句,稍微缓和了一下气氛。

不过,不受洋平那句话影响的还是有人在的,美吠殷勤地看着洋平,虚心求教,“要怎么改进才好?”

“没事,交给我吧。”洋平笑了笑,看上去平和又羞涩,看呆了其他一干人。

“嗨嗨,好善良啊,**学生,你打算怎么帮?”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外星人。”

“啧!”

************************************************

第二天,入网的是野间。

还是那个无人经过的转角,野间和洋平反应一样,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就对正进行的恶行视若无睹。

等那小个子跑出来向野间求助,野间没啥表情,也不说什么话,就双手插兜站着。

那个演打劫的同学足足比野间高一个头,他对着野间叫骂,“滚开,要不然连你一起揍!”

野间恍若未闻,只转头对那个小个子说,“放开,别拉我。我还有事。”

那小个子楞了一下,因为第一次有人明确拒绝帮忙,他拉着他衣服后摆的手放也不是,抓也不是。

趁机,野间一把扯回自己的衣服,施施然要走。

“不!不要!别留下我!救我!”小个子反应很快,又扯上了他的衣角,而且脸上的哀求演得很逼真,果然,经过**就是不一样啊,想到这,我回头冲旁边的洋平竖了一下大拇指。

他没理我,专注地盯着取景器。

野间不耐烦了,他眉毛一皱,神情比那个演抢劫的还凶,他一把挥开小个子的手,用劲有点大,“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别找我!”

这拒绝忒过强硬!以致不仅小个子反应无能,就连大个子也楞了一会儿,不过大个子很敬业,回过神就乱骂,“杂种,软蛋,懦夫......快点跑,再不跑,爷爷要来揍你啦!......”

一片怒骂声中,野间充耳不闻,扬长而去。

这是什么状况?大家眼睁睁看着野间的身影消失,过了好一会儿,大家才开始窃窃私语,

“**......果然和普通人不一样啊!”

“是害怕吗?”

“不可能啊!”

“都那么骂他了,他也不生气!我还以为会冲上来打一架呢!”

“难道修养很好?”

“不可能吧”

......

大家莫衷一是时,意外来了。

才过去四分钟,野间旋风般冲了回来,满脸悲愤,他眉毛倒竖成一条,目光焦点只有一个,那个大个。

大个还没醒悟过来发生什么,已被野间一拳打倒在地,“我叫你抢劫,我叫你抢劫!好人不做做坏人!谁教你的!嗯?”

那人被野间揪住衣领按在地上,毫无招架能力,转眼间被打了十几拳,“嘭!嘭!嘭!”听得我们齿冷,

等冷意直达脑海时,我们才反应过来,七手八脚地冲出来拉开两个人。

洋平上去就拽住野间的拳头,“刚刚谁惹你了?”

咦?谁惹你,还有谁,野间他回来不是为了报复大个子的谩骂?

野间很快给了答案,他愤愤不平地嚷嚷,“cao!数学考不及格怎么了?只在路上碰到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骂我!亏我还问了一句早上好,臭老头!老师了不起啊!别拦我,我要揍他个够本!哼!”他挣扎着,像条巨鳄,拖得我们全员晃动,

原来这家伙是受了气回头来找倒霉鬼发泄!

“野间,嗨,野间,嗨,看清楚我们是谁!”

“干什么!再拉我连你也......洋平?早阳飞,怎么是你们?你们在这干什么!”

......

****************************************************************************

第二个,大楠。

他一开始的反应和野间如出一辙,停顿一下,接着就视若无睹走自己的路。

小个子立刻冲出来,想拖住大楠,谁知被大楠用巧劲避开。

小个子楞了一下,嘴里一边哭喊着,“救我!”一边又伸手拉他衣服,

哪知大楠眯了下眼睛,乜斜小个子一眼,冷冷地说,“别拉我,不干我事。”

他这拒人千里之外的调调,冻得小个子不敢再上前一步,

但大个子没看到这一幕,他冲出来指着大楠气焰万丈地嚷,“滚开!杂种!别挡道!”那口脏话和他脸上还没消退的青青紫紫形成很好的呼应。

“你叫我什么?”大楠倏地侧头,小眼睛眯得更细了。

“杂种!你耳朵聋了!要不要我帮你通通啊!”那大个还自我感觉很好地耍着派头,就是没有去认真看一眼大楠刹那狰狞的神情。

“你到底教了他什么啊?”我实在替他担心,忍不住悄悄问洋平,

“很多,套餐系列,”洋平自己也说笑了,“可惜他忘了最重要一点,要看人下菜啊。”

洋平话音才落,大楠已有了行动.他转身正面朝大个子,春暖花开地笑了一下,“你过来,帮我通通。”

那傻大个似乎预感到不好,但只犹豫了一小会就决定将感受到的危险当做错觉,继续莽撞地向前冲,“等下不要求饶!杂种!呀,呀,呀......啊!”

他被揍了,和上次一样,一拳被撂倒,被揪住领子就挨上了打,

这次唯一的区别是,他学乖了,挨了几拳后就大声嚷嚷,“啊!饶命!饶命!饶命!”

“救命?!爷爷不教训一下你,下次你就没命可以救了!今天爷爷就教教你,出来混眼睛要放亮,谁是杂种!嗯?分清楚了没?谁是杂种啊?谁啊?!”

“啊!啊!我错了!您不是杂种!”大个儿这会儿才明白自己哪里惹到煞星了,

“谁是杂种?”

“我,我是杂种!饶命!”大个儿护着头脸,锲而不舍地求饶。

“算你聪明!”

......

“美,美吠,我们不出去救一救?”

“不,不用了,他快打完了,而且,他看上去很生气啊!”

......

****************************************************************

接下来是胖子高宫。

和前面几个一样,高宫看到不平也当没看见,不过被小个子揪住衣服求救的时候没甩人,只是漫不经心地说,“别拉我,有话说话。”

胖子这语调跟前面两个相比太温柔了,小个子又傻住了,不过,傻了很短的时间后,他快速反应过来,“那人抢我钱!帮帮我!”

“哦,抢钱啊,去找老师。我帮不了你啊。”

找老师?他平时最不放在眼里的人,啧,这家伙虚伪得很哪!

“软蛋!懦夫!怎么,吓到了吧!快点滚!”可能见高宫胖胖的,讲话又这么散漫,大个子又开始逞威风,

等大个子骂到“杂种”时,胖子没事人一样看了大个子一眼,好像他说得是外星语,然后有事不关己地转头对小个子说,“好了,你自求多福吧。”

说完他对着急的小个子挥挥手,慢慢腾腾地像大佛一样往远处走。走了十来步,他突然一把按住肚子,停了一会儿,又转回身。

估计是想起野间那会儿的遭遇,大个子立刻紧张起来了。

哪知高宫转身朝小个子走去,“他干了什么?”

“他抢我的钱,”

“多少?”

“嗯?”小个子反应不过来,

“抢了你多少钱?”高宫不耐烦了,突然提高了音调,

“5,50。”

“嗯,50啊,这样吧,我帮你弄回来,你请我吃早饭!怎么样?”

“啊?”小个子又一次傻住,

反而大个子听到后,预感倒不好,后退一步就想逃跑,却被高宫快步赶上揪住衣领,一脚撩到在地。

高宫一屁股坐上他肚子,“哎,我说你这人抢劫抢得不怎么专业啊!这个时候居然逃跑,不像话!呔,废话少说,拿钱出来!”

大个儿被坐得出气多入气少,“多,多少?”

“50!”

“我,我没钱......”眼见高宫举起了拳头,大个子举手捂住自己的脸就大叫,“导演!美吠!救命!救命啊!”

没办法,我们只得出面。

一看到我们,高宫瞪大了眼,“洋平,早阳飞,你们怎么在这?”

......

***************************************************

最后一个,樱木花道。

经过这次“巡演”,原本以为任务很简单的大个子一下子成长了,他不敢找洋平哈拉,只好拉着我诉苦,说来说去不外乎做人不容易,抢个劫也要技术,要会看人,否则怎么死都不知道。

每次听到他忧郁的感叹,我都笑个半死,笑完又觉得他讲得很有道理,从洋平到高宫,同样的呼喝要挟,偏偏就有不同的结果,真神奇。

所以,半是同情,半是为了验证,对樱木花道时,我偷偷告诫了他几句给他,不知道有没有用。

猴子来了。

真正的视而不见,他甚至连停顿都没有。

小个子看到樱木花道时有点畏缩,大个子也是。猴子太高,而且,长得不温和,浑身浓浓的**气息,虽然面上看过去傻里傻气的。

不过小个子和大个子都很敬业,很勇敢地该干么就干么去了。

“救我!有人抢劫!”小个子轻轻地拉住猴子衣服后摆。

“啊?”猴子如梦初醒,随着小个子的示意回头看了看大个子。

大个子一迎上他的视线,神经高度紧张地摆出防护的姿势,并且昂起头,“看,看什么看!”

猴子不理他,回头头咂咂嘴,“抢劫啊,”说完突然没后话了,只一脸神往地望向天边,望了蛮长时间,

长到我都好奇了,他这是弄哪一出啊,“他在干么?”我问洋平,

“回忆往昔。”洋平简洁但很笃定地回答。

啥?回忆往昔?回忆往昔抢劫的岁月?不至于吧!这傻货!

“同学,同学?”小个子试着唤回他的神智,“请你帮帮我!”

“啊,不,不行,”猴子终于回到现实,“我上课快迟到了!上课一迟到,那老妖婆下课后会让我留堂,一留堂就不能准时去篮球部,大猩猩又会发飙!不行!我不能迟到!”他哇啦哇啦说完就要走,

动作太快,小个子被他带着走了一两步,

见状,大个子依照惯例出招了,“懦夫!杂种!有胆来和我较量......较量啊!”

“霍!”猴子立马转头,瞳孔竖成一条线,面色不善,“你骂我什么?”

大个子腿都软了,立刻自救,“我是杂种!我是懦夫!我骂我自己!”

“那还差不多!”猴子脸色稍霁,“敢骂天才我,找死!”

“同,同学!你看上去正义感很强的样子,帮帮我吧!”小个子开始哀求,用我教他的方法,

“你说什么?”猴子眼睛一亮,“正义感很强?”

“是啊,你这么高大!又这么帅气!就像是上天降下来保护像我这样的弱者的!”

“嗯,嗯,说得不错!”猴子眉开眼笑的,

“所以,请帮帮我吧,他把我的钱全都抢走了!”

“好!多少钱?”原本还急着走的家伙转身就朝大个子走去,“快把钱还给他,全部!”

“我不是抢他钱,”大个子也用上了我的招,面上的凄苦比小个子更甚,“我是有急用,跟他借,他不借给我!这位同学,你一看就是爱好公正的人!请你也帮帮我!”

“我看上去爱好公正?”猴子一脸惊喜,

“是啊!是啊!你整个人很容易让人肃然起敬!”大个子继续舌颤莲花,

肃然起敬?这都什么啊,我是让他多说猴子的好话,但没说过要到这种奇怪的程度啊!

“嗯,是啊,我樱木花道是爱好公正,你刚说什么?你跟他借钱?”

“是啊,我今天来学校忘记带钱了,就想跟他借一下,谁知道他一点没有同学爱,一毛钱都不借,我刚正跟他讲道理,您就来了!您这么英明公正,一定要主持公道!”

大个子拍马屁拍得越来越溜了!

“不是,不是,他没跟我借,他是直接抢!这位同学,你看上去就是睿智非凡的,不要被他骗了!”小个子也加入了拍马屁阵营,

猴子一会儿傻笑,一会儿皱眉,听完这个,再听那个,无比纠结

......

“好傻!”我后面有人低低评了一句,

闻言,洋平用眼角余光瞄了瞄说话的人,那人立即闭嘴,一脸恐慌。

半晌,“你教的?”洋平侧头问我,

“是啊,猴子那么喜欢听好话,我就叫那两个人都说,以彼之矛攻彼之盾,看看猴子会有怎样表现,好玩吧?”

“你倒摸准了。”洋平撇撇嘴。

......

“好了!”猴子大喊一声,“不要吵了!我快迟到了!”

大个子和小个子一下住嘴.

“你把钱拿出来!”猴子朝大个子示意了,大个子不愿意了,“我......”

“闭嘴!叫你拿就拿!哪那么多废话!”猴子眼睛一瞪,甚是吓人,

大个子被吓到,怏怏不乐地掏出50元钱,猴子一把抢过,分了一半到小个子手里,“你一半,他一半,两个都有钱用,公正吧。”

“可,可这是我的钱,”小个子傻傻,半天才诺诺地说,

“明天你从家里带钱回来还他。”猴子转头又对大个子说,“要是不还,我揍死你!好了!我是英明公正的天才!哈哈,啊呀!要迟到了!我走了!”

他一下站起,拔腿就走。留下大个子和小个子,还有我们面面相觑。

******************************************************************************

得知真相后,大楠强烈要求删去他所有的片段,野间和高宫强烈要求删去他们后面揍大个子那部分,至于前面的不施救片段,保留还是删除,他们无所谓。

猴子强烈要求留下全部的片段,好展示他英明神武的形象,被其他四人强烈否决。

最后,在猴子的强硬要求下,大个子和小个子配合他重新拍了一遍,拍得有多见义勇为就有多见义勇为!

而洋平因为**大个子和小个子有功,拍摄结束了还被美吠请去帮忙做许多事,后来好像还得到了演戏的机会。

再后来聊起这段特殊的经历,问他们为什么拒绝施救时,他们五人的回答惊人相似,“救得了第一次,救不了第二次,有些事,还是要自己去面对,不能寄希望在别人身上。”就连樱木花道也说。

我问洋平为什么他们五个人都这么想,洋平说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